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民國之文豪崛起 > 774【周神仙的傳說】
    (PS:關于王庚被抓,有朋友說是去找駐華武官商量戰事,而非去看望前妻陸小曼。老王也搞不清哪個說法是真的,但不管真相如何,王庚都不該隨身攜帶軍事資料進公共租界,簡直昏了頭。)

    從周家到市區的馬路,依舊還在修筑當中,周赫煊和家人出門基本都靠坐船。

    金秋十月,干旱依舊。

    早晨,小江輪從私人碼頭出發,順流而下駛向朝天門碼頭。

    周靈均和周維烈姐弟倆,背著小書包站在船頭,享受著江風吹拂帶來的涼意。

    此時重慶并沒有什么非常好的小學,周赫煊只能送他們去公立第一小學讀書,至少那里比較正規,老師的工資直接從重慶糖稅中劃撥。

    “爸爸快看!”小靈均指著遠處的江面。

    周赫煊抬眼望去,只見上游的江水當中,正浮著數十上百個災民。這些災民衣衫襤褸,臉龐凹陷,顴骨突出,他們抱著木板之類的載具,順著江水漂流而下。

    其實重慶的受災程度并不大,之所以每天都餓死人,是因為來了太多的外地逃荒者。

    此時還稍微好些,到了冬季就更慘,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饑民,露宿在長江和嘉陵江兩岸,過往船只根本不敢隨意停靠。

    1936年底有一則新聞,就詳細報道了饑民搶船的經過。那是條運輸蘿卜的小型江輪,數百饑民穿著單衣,跳進冰冷徹骨的水中,游到江心把貨輪團團包圍。船員和押運者根本不敢阻攔,嚇得直接跳船逃跑,饑民們爬上船抓住蘿卜就生吃,居然當場把船上的蘿卜給啃光。中途體力不支溺水者,不知凡幾,江水中到處漂浮著死者的尸體。

    小靈均看了一會兒,好奇地問:“爸爸,他們在練習游泳嗎?”

    周赫煊輕輕拍打著女兒的腦袋,嘆氣說:“他們沒吃的了,也沒錢坐船,只能冒險來到重慶討生活。”

    “那他們為什么沒有吃的?”小維烈對此萬分疑惑。

    周赫煊耐心解釋道:“因為他們家鄉遭了災,老天爺一直不下雨,地里的糧食沒有收獲,所以才沒有吃的。”

    小靈均噘嘴埋怨:“老天爺真壞。”

    小維烈卻問:“爸爸,怎么才能讓大家都不餓肚子呢?”

    周赫煊說:“有兩個辦法,一是國家不打仗,社會安定繁榮,政府才有精力去救災。二是發展科學技術,興修水利工程,不看老天爺的臉色,就能把糧食的產量提高。你們想不想看到所有人都過好日子,所有人都不愁吃飯?”

    “想!”姐弟倆齊齊點頭。

    周赫煊教育道:“那你們就該努力學習,掌握知識本領,長大以后才能幫助更多的人。”

    “哦。”小維烈哦了一聲,就安靜下來繼續觀察那些災民。

    小靈均則像個大人模樣,鄭重點頭說:“爸爸,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

    轉眼就到了朝天門碼頭,那里戒備森嚴,隨時都有警備隊員駐防。這是為了保證碼頭的安全,否則來往商船根本不敢靠岸,餓瘋了的饑民實在太可怕了。

    “砰!”

    一個警備隊員朝天開槍,他的伙伴緊張大喊:“不準過來,敢上碼頭就槍斃!說的就是你們幾個,不準過來,快走快走!”

    有的饑民失望離開,有的饑民卻徘徊不定。

    “軍爺,你可憐可憐我嘛,我已經四天沒有吃飯了,娃兒都餓昏了。求求你賞一口飯,我不吃都可以,救哈我的娃兒嘛。”一個婦人跪地磕頭,身邊躺著個四五歲大的孩子。那小孩兒雙眼緊閉,呼吸微弱,怕是已經兇多吉少。

    若是平常時候,警備隊員可能還會生出同情心,但現在根本不敢管,有錢有糧都不敢施舍。否則消息一旦傳開,必然引來更多的饑民到碼頭,其后果簡直難以想象。

    “爸爸……”小維烈扯了扯父親的衣服,顯然是想幫忙。

    周赫煊和那些警備隊員的看法一致,絕對不能在朝天門碼頭救人。他朝著一個警備隊員招手:“你過來!”

    “周先生,啥子事?”警備隊員恭敬地跑來。

    周赫煊低聲吩咐道:“守好朝天門碼頭,不能光靠驅趕。你回去跟李司令打報告,讓他準備好一條船,把朝天門的饑民都運去劉家臺,我會催促下一批救災糧盡快運來。”

    “好的,我馬上去稟報!”警備隊員立正敬禮,飛快地跑去報信。

    劉家臺也是一處小碼頭,而且市政府在那里設了施粥場,順便還建起重慶首個火葬場。

    從美國購買的救災糧,此時依舊漂泊在太平洋上,而從兩湖和江西購買的糧食,已經有三批共280噸運抵重慶。但面對越來越多的饑民,這些糧食無異于杯水車薪,連讓所有災民吊命都做不到。

    川東各縣的受災群眾,正在成群結隊往重慶趕來,沿途公路和河道到處都是路倒尸體。最可怕的是,那些尸體往往殘缺不齊,幾乎全是被活人啃掉的——野狗早就絕跡了。

    重慶市長李宏錕整天焦頭爛額,他已經不再奢望做出什么政績,只求重慶別被搞出大亂子。

    周赫煊帶著兒女和保鏢,沿著碼頭的石板路緩緩而上,沿途的搬運工紛紛朝他們打招呼。

    “周先生,吃了早飯沒得?”

    “周神仙,你老人家親自送娃兒讀書啊?”

    “周神仙,下一批糧食多久運得到哦?”

    “……”

    顯而易見,周赫煊已經成了重慶的大名人,連市井小民、販夫走卒都能把他認出來。

    甚至在重慶的茶館里面,每天都有人添油加醋講故事,畫風往往是這樣的:

    “嗨呀,你們是不曉得。那天晚上丑時三刻,緝私隊長秦奮祿帶著狗腿子潘冬瓜,二話不說就在江頭扣了周神仙的運糧船。周神仙是哪個?人家是東華帝君下凡……”

    “東華帝君是哪路神仙?”

    “咦,你個瓜娃子哦,連東華帝君都不曉得。劉神仙是哪個總曉得嘛?劉神仙是白鶴仙翁下凡,看到周神仙都要喊一聲師伯!你說周先生兇不兇?”

    “硬是好兇哦。”

    “你不要打岔嘛,聽我慢慢道來。話說,周神仙當時在屋頭摟著婆娘睡瞌睡,突然他掐指一算,馬上就算到了咋個回事。只見周神仙祭出一只符紙折成的仙鶴,朝紙鶴吹了口氣,紙鶴立即扇著翅膀去給警備司令報信。周神仙本人呢,揮手招來一朵祥云,眨眼就到了朝天門碼頭!”

    “周神仙楞個厲害,咋不讓龍王爺下雨呢?”

    “那就是神仙們的事了,聽說龍王爺正在跟玉帝慪氣,哪個去勸都莫得法。”

    “龍王爺慪個啥子氣嘛,好好的天不下雨,玉帝就該撤他的職!”

    “這跟周先生就沒得關系了,咦……我剛才說到哪里了?”

    “你說周先生架起祥云到了朝天門碼頭。”

    “對,周神仙到了朝天門碼頭,抬手就使出一個定身咒,那些緝私隊的馬上就被定住。周神仙大喝一聲,念咒語把對面打回原形,秦奮祿變成了一頭豬,潘冬瓜變成了一條狗。周神仙說,秦奮祿你個瓜批,豬妖修煉成精跑來重慶禍害百姓,看老子不收了你!轟的一聲,周神仙打出個掌心雷,把秦奮祿的豬腦殼炸得稀碎!”

    “好兇哦,比機關槍還厲害。”

    “機關槍算啥子?周神仙的掌心雷飛機都能炸,他老人家在上海就炸了十多架日本人的飛機。”

    “那他咋不留在北方抗日呢?”

    “日本那邊也有高手啊。你們肯定沒看報紙,去年周神仙被英國皇帝請去施法,日本派了幾十個大妖怪,想要把周神仙弄死在英國。英國的京城好像叫啥子倫敦,當時周先生在倫敦設壇施法,幾十個日本妖怪從海上飛過來。又是打雷,又是閃電,還有妖怪會噴火,把周神仙圍起來群攻。周神仙面不改色,一個掌心雷轟過去,直接把十多個日本妖怪轟成渣渣。周神仙只出了三招,幾十個日本妖怪就死絕了,妖怪的尸體落下來砸死了尼瑪好多英國老百姓。”

    “……”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