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商女為妃:世子大腿缺掛件嗎 > 第986章 城亂
吳衣接觸水其幾日自然也發覺此人是燕風三人之中難得清醒且有頭腦之人,至于燕風也是少有的勇武強悍的戰斗力,今日商裕的決定其實吳衣并不意外,商裕本非委曲求全的人,這段時日的屈辱也并非說明商裕會一蹶不振,程嬌娥在城內的情況吳衣不知曉,不過吳衣也認為程嬌娥必然是有自己的目的。

    “水其將軍,臨危受命,既然商裕愿意相信你,那這條通往天奕的路便由水其將軍開啟,本王會從旁協助,水其將軍不必拘謹。”

    水其還有點不適應,但也知商裕此行的目的,更是感念商裕的信任,燕風也高興的道,“大哥,為什么阿玉不給我也弄個將軍當當?”

    水其道,“你是阿玉的先鋒軍,阿玉自然沒有忘記你。”

    燕風根本不明白這些,但也很高興,吳衣搖了搖頭,不知該感慨還是該慶幸,望著天上流動的云,他掐指暗算,只覺心頭愈發難寧。

    秋婉玉走到吳衣身邊,“公子,你在算什么?”

    “嬌娥的劫難尚未降臨,此番我又心神難定,總覺得要出什么大事了。”

    秋婉玉道,“若這次的盟書便是程嬌娥此行的目的,那天奕國主的選擇豈非是打破了程嬌娥這長久以來的謀劃?”

    “你認為西江王會是為了女人便把國土拱手讓出的人么?”

    秋婉玉不解,“傳聞西江王心性不定,甚至更誘人傳西江王較之一般人低智,這么多年來西江能夠如斯多半是長公主月傾城的功勞,現如今月傾城被關押在天奕,西江王應當沒有后盾,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并非不無可能。”

    “你說的沒錯,可是本王不相信西江王真的是傳說中的傻子,這次婚宴應是另有目的,但具體如何還要商裕自己考量,你我便安靜在此接應吧。”

    秋婉玉不知吳衣心中擔憂,但見吳衣不愿多話便也安靜下來。

    婚宴開始,西江王月傾華和程嬌娥三拜過后,按照西江的習俗便是當場摘下蓋頭,程嬌娥本就模樣秀麗,此時一身紅裝更是引得周遭驚艷,商裕坐在座位上安靜的喝酒,至始至終沒有抬過頭。

    就在眾人一片歡喜的氛圍內,商裕卻是一杯酒接著一杯酒,程嬌娥知他酒量,當即便有心阻止,西江王看到她的眼神認為面前之人是準備好按照計劃行事,當即便配合的和程嬌娥一同走到商裕面前。

    尹千章眼神冰冷,寧錦亦是全神戒備。

    “國主,今日是本王和嬌娥的大喜之日,料得你和我們之間總是很有緣分的,不如便一同飲下這杯酒。”

    程嬌娥皺眉看著商裕,見他面色蒼白,竟也看不出一絲喝過酒的痕跡,程嬌娥上前一步道,“天奕國主,本王妃敬你。”

    一句王妃讓商裕臉色更加難看,不過他還是舉杯朝程嬌娥笑了笑,“王妃見諒,朕目不能視物,難以周全禮數。”

    程嬌娥心下疼痛,飲盡杯中酒,卻在商裕要喝下的時候攔住了他的手,察覺到商裕手掌的冰冷,程嬌娥開口道,“本王妃略學過一些醫術,見國主臉色應是病的不輕,還是不要喝酒了,如此只會加重身上的傷勢。”

    “王妃說的是,朕受教了。”商裕放下酒杯突然起身,程嬌娥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商裕居然就勢握住了程嬌娥的手,“王妃心思澄明,想來也不會說謊,不知王妃本名到底為何?”

    程嬌娥皺眉,不知商裕要做什么,但倒也符合自己本來要做的事情,她便是要想辦法讓自己水到渠成的和商裕離開,西江王的目的是商裕身上的五方玉,但商裕不肯說程嬌娥只得繼續調查,無論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這是程嬌娥暫時帶著商裕等人離開的最好理由。

    西江王冷然的站在一邊,他自然只當是一出好戲。

    “國主這是什么意思?”

    商裕起身,“王妃之前言自己名喚程嬌,奈何朕有一名貴妃名叫程嬌娥,一字之差,更是模樣相似,朕的貴妃平白失蹤,不得已朕只得昭告天下說貴妃已死,如今再見王妃實在難免勾起內心回憶。”

    “國主這是何意,莫非是覺得本王的王妃便是你失蹤的貴妃?”西江王見商裕這幅神態,便認定商裕是見到程嬌娥便難以自持,明明知道面前之人就是程嬌娥,可卻難以相認。

    四周安靜下來,眾人皆不知這其中還有這樣的緣由,一個個瞪大眼睛的盯著商裕幾人的方向,程嬌娥面不改色,卻只擔心商裕的身體,商裕道,“難道西江王敢說面前的人不是嬌娥么?”

    “自然不是。”西江王冷哼,“本王說她不是,她便不是,國主在本王的新婚之夜說這些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合適,是否有些喧賓奪主了。”

    月傾華話音剛落卻見商裕手執一杯酒朝地面灑去,程嬌娥不知商裕要做什么,只是怔然的看著商裕,商裕道,“朕還等著王上簽訂盟書呢。”

    西江王道,“沒想到國主還有這個心思,來人拿盟書來。”

    很快就有人捧著盟書上前,尹千章看著盟書上的內容然后跟商裕認可了這份盟書,的確是兩國的停戰書,商裕嘆了口氣這便是程嬌娥努力想要換來的東西么,可是商裕卻感覺的到其中的古怪,那種古怪是根本無法言說的。

    他拿在手中突然毫無預兆的撕碎了,接著便聽到四周傳來兵器出鞘的聲音,商裕此舉無疑是在挑釁西江王月傾城。

    月傾城冷然的看著商裕,心中倒是并沒有多少憤怒,一邊的程嬌娥驚訝的看著商裕,聽商裕開口道,“朕說過,朕的江山朕自己來守護,朕不需要你為我付出,若是事到如今你還不愿意承認你的身份,那朕只能強行帶你離開了。”

    “報,宮外有天奕的軍隊,已經圍住了皇宮。”士兵進來稟報,臉色難看。

    西江王挑眉,“本王一時疏忽,沒想到天奕國主居然出爾反爾。”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