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巨富 > 426 魯南
    魯南沒有鐵路,向濤想從武昌到達魯南,他要么在彭城下車,要么在魯省省會泉城下車,不管怎么樣,最后想要到達魯南,還是要座汽車過去。

    因過去火車從隴海路上走,向濤就準備在彭城下車,讓駱云鵬派人開車來彭城火車站接。

    也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當火車在彭城停下時,車上忽然過來一個年輕人,自稱是彭城市長的秘書,說是彭城市長書記就在站臺上的能后,市里還有高官等候。

    向濤心里很明白,這是想要截和,心里還埋怨駱云鵬做事不謹慎,不但給自己;也給他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不過礙于場面,向濤必須要下車,因為高官都到了,再不下車實在是說不過去。

    下車后,彭城市長書記非常熱情,客氣話說了一籮筐,這才把向濤幾人裝進小車,直奔市府。

    可憐駱云鵬起個大早,卻連向濤的面都沒見到。

    一打聽,他頓時就怒了,跳著腳的大罵蘇省人太狡猾了,估計把他的小車攔在市區盤查了有半個小時時間,原來就是想截和來著。

    “不行!,省里市里都在眼巴巴的看著,要是接不到人,接不到投資,他的面子全完了”駱云鵬直接給臨沂市打電話,說了蘇省人的小動作。

    那頭魯省的高官聽了也怒了,知道駱云鵬在這上頭是被人陰了,怪不得他。大罵說這是王老虎搶親啊,直接就來硬的。

    電話打到彭城,哪知道對面態度倒是非常客氣,就是說市長書記再和向老板再做親切會談,有啥事等明天再打過來吧。

    這就真的是徹徹底底的“搶親”,魯省的高官真的怒了,他電令駱云鵬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在今晚見到向濤,破壞蘇省拉投資的計劃。

    向濤的錢也是有限的,已經給了鄂省襄陽一個億的投資,再要再蘇省投資,那就沒他們魯南什么事了。

    這不行!

    駱云鵬怒氣沖沖的直奔彭城市府,接待人員笑臉相迎,可就是問起向濤的下落一問三不知,氣的駱云鵬直跳腳。

    彭城不大,可也不小,只要有心把向濤藏起來,也不是誰都能找到的,駱云鵬再次高官電話求援。

    電話那頭的高官越發生氣,他一方面讓羅云鵬繼續找,另一方面還下令距離彭城最近的費縣縣委縣府全體出動,到彭城聽候駱云鵬的指揮。

    另一方面,高官還給高官書記打電話,建議他們上告大內,以求公道。至于蘇省說的只不過是向好好招待下向濤,這種話誰相信誰就是傻子!

    許是大內的電話起了作用,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駱云鵬才在彭城郊區一棟不起眼的小樓里見到了他期盼已久的向濤。

    駱云鵬二話不說,拉著向濤就上車走了。

    小車上,駱云鵬再三和向濤道歉,說他從來就沒先到還有截和這一招,他被人實實在在的給耍了一把。

    都已經這樣了,向濤再多說也是無益,他只能安慰說沒事,不過就是和蘇省的領導一起吃了頓飯,一個協議都沒談。

    “這就好!”駱云鵬最怕的就是向濤兜里還剩下的錢,被蘇省給“騙光了。”

    當晚向濤住宿費縣招待所,還拜見了丈母娘,小姨子小舅子,噓寒問暖的招待了一番,第二天一早繼續趕路,爭取在中午時到達臨沂。

    沿途路不好走,一路顛簸,小車隊總算趕在中午飯點到達臨沂。

    在市招待所門前,向濤受到以魯省高官為首的,魯南地委全體官員的迎接。

    錢高官還抱歉說,差點出了意外,還請向老板不要介意。

    “沒事,好事多磨嗎。”

    “對對,好事多磨”錢高官對向濤的這句話非常滿意。

    招待宴會,魯省這邊因為靠海,菜肴的精美程度遠非內陸的襄陽可比的,可以說是山珍海味俱全。

    飯后,一行人有移師會議室,讓向濤先聽聽駱云鵬介紹下魯南地委的風土人情和地方出產。

    駱云鵬說了好長一段,向濤聽了大概的意思是,魯南的礦產資源比較豐富,尤其是非金屬礦,其中尤以煤礦和水泥用灰石礦最豐富。

    其他還有礦石品味很低的鐵礦,以及銅合金礦。

    農業上不用駱云鵬多說,向濤自己通過他女友,老丈人也能了解的非常透徹。

    駱云鵬的建議是,向濤投資這邊的煤礦,灰石礦水泥廠,還有就是希望向濤幫著在日照建設一座小港口,以方便這邊物資出口。

    向濤:“煤礦容易引發礦難;這個我沒興趣,水泥廠我已經有了兩家,在造會引起內部矛盾,還是等兩年再說吧。

    日照港我是很感興趣的,還愿意在海邊造個海貨交易市場,服裝批發市場,其他我都不感興趣。”

    “煤碳現在很賺錢的,你啥不要啊?”駱云鵬還有些奇怪。

    向濤說自己怕礦難,會良心過不去的。

    “煤礦出事是很難面的。這個好解決,你委托給我們,由我們派人幫你管理,萬一出了事,責任由我們來擔,這樣你就可以脫身事外如何?”錢高官還是一力鼓動向濤投資。

    “不不,正你要入行煤炭,我一定會自己管理的,我是真心害怕出事,煤礦你們就別和我說了。”

    為了安撫住駱云歐的失望,向濤同樣在魯南投資建設了一座位于臨沂的山貨交易市場。

    等事情談完,向濤也累慘了。

    第二天他隨著錢高官一起回泉城,然后再那里座火車返回京城,他不想在遇上“截和的。”

    向濤去彭城半道被截這件事,慢慢的傳播開來,有人還笑話魯省,也笑罵蘇省腦子活絡,這件事還引起鄂省上下的一片關注。

    他們很清楚周邊省份都是和自己一樣的赤貧,要是想要在來鄂的路上被截,會引起很不好的影響。

    鄂高官還親自下令,但凡向濤再來鄂省,必須要有人親自去接,全程陪同,直到到達目的地。萬一半道被截,誰接的誰負責,省里嚴懲不貸!

    沒多久陜省也出了類似的規定,要全程保護,不容任何人“影響”向老板的休息。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