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巨富 > 427 入圈套
    向濤返回京城,已經是盛暑時節,天熱的不得了。

    他生意上還沒來得及管,趙青云不請自來,還給向濤帶來了一張李大佬的口信。

    大意是:想要拍馬屁拉關系,就要找能量大的,李國慶算不得什么,要拍就拍李大佬的馬屁,他管著全天朝的經濟。

    李大佬說自己拍馬屁,向濤認了,不過讓自己拍李大佬的馬屁,這算怎么回事?

    生氣了?

    還是嫌棄自己的手筆不夠大?

    “趙哥,麻煩您給解惑?”向濤真的有些糊涂了。

    趙青云聽了心里暗暗得意,覺得向濤是入了他的“圈套”了。

    “是這么回事,李大佬覺得你這次專門對李國慶伸援手,其實他心里是很滿意的。但架不住人多嘴雜,有人公開說國慶是借了你的光才有這樣的好處,他們不服。

    說要是沒有你向濤,他李國慶一樣泯然于眾人,這樣很不好啊,搞得李大佬很沒面子。”

    向濤氣呼呼的說這是嫉妒,是紅眼病范了。

    “那我該怎么辦?”向濤都有些糊涂了。

    趙青云笑稱,好男兒胸懷天下,天朝有的是貧困落后的地方,你像襄陽那樣再布局幾處,不就可以把這些雜音給消除了。

    向濤在襄陽投了將近一個億軟妹幣,要是在復制幾處,那就是好幾個億,向濤的心臟開始壓榨一樣的痛。

    他佝僂著身子,哭喪著臉說:“這個我沒有思路啊,還要花好多錢滴!”

    “是你讓李大佬難堪,抹平這件事當然還是需要你!”趙青云的氣勢反而越來越囂張。

    又是幾個億,這下子把向濤心里的各項計劃全都打亂了,他心里混亂,很沮喪,這多出來的一筆錢他即不愿出也不愿去想。

    “趙哥,您給指點指點。”

    就看到趙青云從公文包里取出一張大幅天朝地圖,笑瞇瞇的說道,你在襄陽魯南的投資提醒了我,這些都是革命老區,咱們不能讓老區人民付出鮮血生命,還要在貧窮落后中苦熬。

    隨后趙青云在地圖上指指點點,說湘江省;贛江省;西川省;北方的太行山,中州省你都可以投資嗎。

    “啊,要投資那么多地方,這要多少錢吶?”向濤心痛的幾乎窒息。

    趙青云揚言,不多投點錢,怎么能讓李大佬的面子過得去,怎么能平息官場的閑言碎語?

    “我國內可沒那么多閑錢啊”向濤苦苦哀求。

    “你的加州軟件不是很賺錢嗎,可以把在米國的錢調一點回來,幾個億美金就行!”

    向濤抱怨幫人還幫出禍事來了,他想不用。

    趙青云則說向濤是馬屁拍在馬腳上了,便宜了小李,麻煩了老李。“沒眼力勁,活該!”

    向濤忽然想到,是不是自己去歐洲避避風頭,等李大佬的氣消了再回來?

    可惜趙青云的一句話打消了向濤避風頭的年頭。“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

    向濤想水泥廠,養殖場都是搬不走的,的確是跑不了廟。

    怎么辦?

    怎么辦?

    向濤急的直跺腳。

    趙青云看到向濤坐立不安的樣子,心里愈加得意。心里還暗道:小樣;做生意我做不過你,玩腦子我可比你強多了。

    他手掌輕拍地圖:“花錢消災!”

    隨后滿意的走了。

    走到屋外,趙青云也不覺得熱了,腳步輕快,身輕如燕跨上自行車走了。

    屋里,向濤皺著眉頭,手里拿著煙在苦思冥想。在他言來,眼前這張那里是地圖啊,分明就是一張他自己簽下的借條,現在債權人來討債來了。

    腦子昏沉沉的,向濤一晚上都沒想出啥好主意,第二天電話了田雨禾;何國光;沈楠一起來商議。

    把昨晚上的經過說了,向濤也無力的拍拍桌上的地圖;“都想想,還有啥地方能投資的。嗯;最好是投資小,見效快,反響還要好。”

    田雨禾早就有承包山頭種茶,種果樹的想法,說是想到大別山去種茶,去兩廣去種荔枝,贛南湘南可以種桔子,瓊州島的熱帶水果蔬菜種植園,還有就是在太行山上種核桃栗子等。

    “其實我也可以在粵北造養殖場的。”何國光也給了向濤以幫助。

    沈楠則說要在農村發展,他的商業地產完全沒勇武之地,他就算了。

    好吧,面面俱到了,該撒胡椒面的地方全撒了,向濤把以上一條寫成條子,派人送給趙青云。

    哪知道每一個小時,條子就被打回,上頭還多了李大佬親筆批文:“搞什么,我要的是工廠,你老圍著一畝三分地,是不是想舍不得花錢啊?”

    隨條子一同過來的,還有厚厚一疊各地申請建造廠房電站的資料。

    向濤只看了幾份就不敢再看不下去了,入他眼的有發電廠,水電站,還有化肥廠,煤礦,機器設備廠,哪一樣都需要海量資金。

    田雨禾倒是耐著性子把所有申請文件都看了一遍,還苦笑說:“老板,這是要把你的家底給掏空了。”

    “李大佬這是看上鄺世雄炒股的那點錢了!”

    由此,向濤越發覺得自己請漢斯為自己秘密炒股,有多么的明智!

    晚上,向濤再把趙青云請來,苦苦哀求能否減免點,這么多待見的企業,就是把他賣了也造不起。

    “沒讓你把全部企業建造好,這些只不過是要你挑幾樣。”

    “這就好”向濤大大松了一口氣,感覺連呼吸也順暢多了。“那就麻煩那你給挑幾樣,然后我來選。”

    “嗯”趙青云開始逐篇翻動,挑中的就放在一邊。

    看著趙青云挑好的越來越多,連沈楠都看不下去了,“趙哥,可以了吧,再說我們會挑花眼的。”

    趙青云根本不理。

    待前部挑選完畢,向濤看了下,估計也能有上百份。

    接著就是向濤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挑選,他一看的到有煤礦,直接就扔一邊,看到機器設備廠也扔一邊,這些都是他不喜歡的。

    在他看來,煤礦容易出事故,機器設備廠自己又不懂,而自己最喜歡的服裝鞋帽這里一家都沒有。

    挑來挑去,向濤就挑了一家贛南的連帶開礦的稀土提煉廠,一家魯省的氮肥廠,其他都沒被他看重。

    氮肥廠是他早就想建的,而稀土廠將來更值錢!

    “趙哥,這兩家廠子的投資不小了,沒一點五個億的美金辦不下來,還有就是魯南和贛南都是革命老區,算說的過去了吧。”

    趙青云要求向濤再添上四個億的美金,在京津和魔都各建一家火力發電廠,說這兩份申請已經壓了好久了,三大直轄市的電力供應非常緊張。

    “趙哥,你這是存心要掏空我的口袋啊。”

    “錯,是李大佬想掏空你的口袋!”

    向濤再想辦法:“趙哥,發電這一行我也不懂,你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

    他的意思是,最好是用外行這一說法,打消趙青云繼續掏自己口袋的想法。

    哪知道趙青云早有準備,他早就防著向濤這一招,說是已經給他備好了總經理人選,是從電力部退休的一位設備司長,等正式簽協議就會出現。

    向濤一陣氣餒,不過他付出了那么多,也想得到點回報。“那么這下條件達成,是不是就能讓我的三家企業,也在元旦這天成為公司化?”

    趙青云笑罵,你小子就是個寧死不吃虧的貨,都這地步了還想著討要好處。“好吧,我在幫你去說說好話,至于成不成還兩說。”

    “要是不成,協議我也不簽,國內這點投資就是是翻十倍也沒有五億美金的,大不了我以后長住加州好了。”

    一看向濤真心疼了,趙青云馬上改口,說看在兄弟的面子上,一定爭取幫向濤把事情辦成!

    其實這都是他搞出來的鬼,翻來覆去,成與不成就是他一張嘴的事。

    轉天,大內,李辦,趙青云得意的把和向濤簽訂的協議拿出來給李大佬看,上頭有魯省的化肥廠,贛南稀土廠,外加兩家發電廠,李大佬笑了。

    “小趙不錯,這件事辦的好,算是從向濤這財迷的身上擠出點油水來了。那么,元旦的公司化,讓他和工行,保利一起出場吧。”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