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驟變
    蟲群發出一聲聲急促的鳴叫,與人族軍團的陣地不斷相持。

    天空中,深淵怪物與末日世界的廝殺也到了白熱化階段。

    蕾妮朵爾卻很平靜。

    即便顧青山說她連狗都不如,她的臉上也沒流露出絲毫怒意。

    “……說了這么多,其實你完全弄錯了。”她淡淡的說道。

    “什么意思?”顧青山問。

    “我要解釋一下,自從我被附身的那一天起,我就深深體悟到,這個世界即將迎來激烈的變化,一個人想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殊為不易,所以——我們為什么要被尋常的道理和情感所羈絆?我們存在的意義難道不是一直存在下去,比任何人都活的長久么?”

    蕾妮朵爾似乎對這個話題有些興趣,全身星芒散開,繼續說道:“偷和搶都沒有問題,當你在生死存亡之際,這些事雖然不道德,但它卻能讓你活下去——這才是末日之中的正確道路,我也是因為做到了這一點,才最終奪取一切,成就了今天的神威之力。”

    “為了活下去,我所做的準備比你們任何人都多,我甚至去過虛空——”

    說到這里,她忽然閉上了嘴。

    顧青山搖頭道:“關于我們存在的意義,我不敢茍同你的觀點。”

    蕾妮朵爾眉目輕輕一動,兩位命運女神單膝跪在她的左右,作出恭敬之色。

    她背后的那個黑暗無面人臉張開大口,對準了顧青山和老大。

    兩人立刻不能動了。

    顧青山朝戰神界面上望去。

    只見虛空中飛快刷新出來一行螢火小字:

    “你承受了命運夢魘,暫時無法移動。”

    蕾妮朵爾好整以暇的伸出手——

    無窮星辰之光在她指尖匯聚,化作一柄巨型連枷。

    她身上散發出凌厲的殺意,口中卻平靜說道:

    “看看你們,在我面前連動都無法動一下。”

    “隨著你們的死亡,你們那些虛弱的、充滿幻想的觀點將泯滅于歷史之中。”

    突然有人喝道:“兵器禁絕,連枷!”

    一張卡牌拋出來,化作流光籠罩在蕾妮朵爾身上。

    蕾妮朵爾手中的巨型連枷立刻消失了。

    小夕手上握著一把牌,擋在顧青山和老大面前,朝著蕾妮朵爾道:“姐姐,你別這樣好不好,其實我們團結起來,根本不用再害怕什么。”

    蕾妮朵爾臉上流露出忌憚之色,低聲道:

    “我差點忘記了,我的命運是成為最強者的伴侶,而你的命運是戰勝所有敵人……”

    “那我就連你一起殺掉!”

    說完,蕾妮朵爾身形向前一傾,做出飛掠之狀。

    ——然而她卻沒有動彈。

    蕾妮朵爾有些意外,再次挪動身軀。

    ——依然不動。

    她發現自己不能動了!

    “龍咒?”老大悄悄問道。

    顧青山點點頭。

    青龍本咒·縛已經起了作用。

    顧青山抱著雙臂,朝蕾妮朵爾道:“現在你跟我們都不能動了,看來勝負還不一定屬于你。”

    一道黑影忽然從他身后飛騰而出,朝著蕾妮朵爾撲去。

    赤鵠!

    她渾身繚繞著無窮黑暗烈焰,揮動死亡鐮刀。

    轟——

    黑暗之火席卷天地,直接淹沒了蟲群、兩位命運女神、蕾妮朵爾、無面巨臉。

    赤鵠飛身退回,落在小夕身邊。

    “夕,別幻想什么了,現在她想殺光我們。”赤鵠道。

    小夕臉上遲疑不絕,為難道:“可她是我親姐,殺她我下不去手。”

    赤鵠拿起一個酒瓶,仰頭灌了一氣,說道:

    “先打服,再教育。”

    小夕這下聽進去了,抽出真赤魔槍握在手中,認真朝對面洶涌的黑暗火海中望去。

    “你們兩個——”顧青山忽然出聲道。

    兩女一起轉頭望他,

    顧青山肅然道:“別留手,她的實力不是你們能想象的,你們現在立刻開始準備防御——我們得先想辦法自保。”

    赤鵠怔了怔,走回來,取出手帕給顧青山擦了擦額頭的汗。

    “你怎么這么多汗?”

    她詫異的問道,又去看老大。

    只見老大臉色蒼白,一樣滿頭是汗,甚至身軀在微微顫抖。

    “一些預感——不好的預感,但我們現在不知道是什么。”老大解釋道。

    顧青山閉上眼,深吸一口氣,說道:“小夕,赤鵠,有些事情正在發生,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你們萬萬不可大意,否則隨時會喪命。”

    赤鵠和小夕對望一眼,退回來,將兩人護在中間。

    一道劍芒閃過。

    山女悄聲問道:“公子,現在要我解開禁錮之術嗎?”

    “再等等,我需要看看情況。”顧青山道。

    呼——

    火海忽然朝四周散開。

    蕾妮朵爾站在中央,依然不能動彈。

    然而一道暗影屏障從她身上的戰裙飛散出來,護住了她和兩位命運女神。

    “克蘿托,阿特洛波斯,你們去對付這兩個女的。”她命令道。

    “是。”兩位命運女神應道。

    克蘿托小聲道:“小心,對面有一柄劍,可以破除你背后的末日呼喚之術。”

    蕾妮朵爾點點頭,沖著背后道:

    “你去把那些與末日作對的奇怪東西都消滅。”

    她背后那張黑暗無面人臉消失了。

    天空中,出現了一抹黑暗之色。

    這抹黑暗之色飛快的移動,所過之處沒有任何深淵怪物能抵擋住它。

    一具具尸體從天空掉落下來。

    赤鵠和小夕迎上了兩位命運女神。

    這時候,蕾妮朵爾才望向老大,嘴角流露出譏諷之意:“確實讓我意外,畢竟我每天都在幕的身邊,卻沒想到他瞞著我,藏有這樣的底牌——看來我們彼此彼此。”

    老大沒說話,更沒試圖解釋什么。

    顧青山嘆了口氣。

    哀莫大于心死。

    蕾妮朵爾認定了老大在欺瞞她,老大又懶得再解釋,那誰都改變不了蕾妮朵爾的想法了。

    事實上,若不是兩人來自后世,幕身上又怎么會有秩序?

    老大淡淡的道:“現在我們都不能動,也算是打平了,帶著你的人手離開這里,我們以后再也不必見面。”

    “交出第三件命運神器。”蕾妮朵爾道。

    “它不在我手上。”老大道。

    “你覺得我會相信?”蕾妮朵爾道。

    她伸出手,凝聚出無窮星光。

    眼見一根長柄兵器即將顯化雛形,天空中響起小夕的聲音:

    “姐姐,不要再打了,否則我一定封禁你的兵器!”

    蕾妮朵爾一頓,手上的星光頓時散去。

    她臉色陰沉的可怕。

    ——是了,夕能禁錮住自己的兵器,無論自己如何反抗,都無法阻止這件事。

    “我從未想到,有人竟然能憑借區區一張卡牌就封禁住別人的武器,你們有底牌,難道我沒有?”蕾妮朵爾平靜的道。

    顧青山心中漸漸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只聽蕾妮朵爾道:“我的命運,是成為最強者的伴侶,但除了這個世界,其實虛空之中也藏著你們所不知道的存在,我花費了許多精力,與它們結成了互惠的關系。”

    她開始念誦契約之咒:

    “躲藏在虛空之中,歷經恒久歲月的諸位,我知道你們在關注這里的一切,現在我呼喚你們降臨,與我一道分享眼前的一切勝利果實。”

    虛空之中,五道充滿滄桑與古老之意的淡淡光團隨之顯現。

    一個光團中響起了聲音:

    “給我們準備一具身軀,我們將與你一同瓜分這個世界的一切。”

    “沒問題。”

    蕾妮朵爾隨手一揮,五具神靈尸體出現在她的面前。

    那五團淡淡的光芒朝著尸體飛去,很快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第一具神靈尸體睜開了眼,望向四周,發出震動天地的浩瀚之音:“我,眾生命運的審判者,在虛空之中存在了近乎永恒的歲月,如今終于如愿以償,來到了這個封印之地。”

    第二具神靈尸體睜開眼,望向滿是冰霜的大地,目露貪婪之色。

    “是啊,這里藏著一具尸體,它的力量連我都感到畏懼,但我們聯手的話,肯定能想到辦法汲取它的力量。”

    第三具神靈尸體睜開眼,活動了一下身軀,說道:“萬地之母,我勸你還是謹慎些,地下的那具尸體可不是好惹的,我們大概需要很多時間做前期準備。”

    “諸位,先解決麻煩。”蕾妮朵爾道。

    “先說好,你要的是什么?”一具神靈尸體問道。

    “我只要第三把命運神器,地下的尸體交給你們。”蕾妮朵爾道。

    “哦,這樣的話,我們就接受了你的請求。”又一具神靈尸體道。

    五具神靈尸體都復蘇了。

    他們身上氣勢漸漸涌起,很快超越了一切。

    “兩個奇怪的家伙。”萬地之母看著顧青山和老大,說道。

    “是的,他們的力量從未出現在虛空中,也不是我們的族群。”眾生命運的審判者說道。

    對面。

    “是它們?”老大低聲問道。

    他的話過于簡短,但顧青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我的靈覺告訴我,不是它們。”顧青山道。

    “那會是什么。”老大皺起眉頭。

    “不知道。”顧青山道。

    一道劍影憑空出現,繞著兩人轉了一周。

    兩人身上的禁錮之術頓時解除。

    “我沒想到,這個世界亂成了一鍋粥。”老大握緊黑色三叉戟,感觸的道。

    “小心,我猜我們直覺中所畏懼的局面馬上就要來了。”顧青山道。

    他一手握著地劍,一手握住六界神山劍。

    突然,戰神界面上冒出一行行血色小字,急速閃動不休:

    “警告:”

    “世界之門已經徹底打開。”

    “無窮末日和六道世界的主碎片即將降臨。”

    “等待者正在逃進世界之門!”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