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朔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武官大心思
    虎蹲炮也好,佛郎機炮也好,《練兵紀實》里都有操炮的訓練圖和步驟,高進也都記得。

    可知道是一回事,實操又是另外一回事,高進清楚劉知遠的意思,虎蹲炮和佛郎機炮再好,也需要熟練的炮手來使用,不像神火飛鴉、火龍出水、大神銃之類,直接點了就是,反正就是一次性的火力。

    可是正因為熟讀戚爺爺的兵書,高進才清楚當年戚爺爺鎮守薊遼時,邊軍喜歡使用的那些“快銃”類型的一次性火炮火器,有多么坑,放遠了打不準沒威力,放近了那就是一窩蜂亂射,雖然看著場面唬人,但是還不如鳥銃形成密集火力好使。

    這虎蹲炮和佛郎機炮都是需要熟練炮手才能發揮作用的輕型野戰炮,不但能拿來守城,也極適合野戰充當遠程火力。

    “劉大人,這些虎蹲炮和佛郎機炮里,有多少可用?”

    “這批佛朗機炮里,能用的大概能有十來門,至于虎蹲炮,差不多能有個五門好使。”

    見高進還真就只盯著虎蹲炮和佛郎機炮,劉知遠也沒有辦法,只是給了個模糊數字,要說這虎蹲炮和佛郎機炮,雖然好使,但是卻吃炮手,可偏偏這衛所自鑄的炮,質量參差不齊,一旦炸膛,炮手輕則受傷,重則致殘斃命。這一批的虎蹲炮和佛朗機炮就只能堆在這里吃灰,反正神木衛這幾年出兵,也就是營兵出去跟著給總兵府吆喝揚威,輕裝上陣逃命也方便,就是炮營也不愿帶這些家伙上戰場,寧可帶那些一次性的火器,反正點了引線全部放完就是。

    “起碼得打得到兩百步以上……”

    高進給出了自己的要求,制作精良的虎蹲炮能打三百步以上距離,可那是戚家軍自造的,對于眼前這批神木衛自鑄的貨,能打兩百步以上距離就算好的了。

    “高百戶,這還得試炮,那可是要加錢的啊!”

    劉知遠吃定高進要這批炮,卻是搖頭晃腦地說道,而且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試炮有風險,本官還得托關系,才能找到炮手來幫你試炮,人家冒著性命之危,這安家費總得給吧!”

    “再說,這萬一要是炸膛了,非是戰時損毀,本官亦是要擔責的。”

    聽著劉知遠在那里一本正經地說著加錢的理由,高進眉頭緊皺,他發現自己當真不是這胖僉事的對手,因為對方說得不是沒道理,而最關鍵的是他等不起。范秀安一會兒帶人過來換糧,高進本來就想得是趁這當口直接把這批火炮給帶走,省的夜長夢多,生出些事端來。

    “劉大人,你開個價吧,那十五門炮多少錢?”

    高進不打算和劉知遠繼續討價還價,因為那沒有意義,拿下這批火炮,他自己想辦法找炮手試炮或是匠戶來甄別,只要能用就行。

    “高百戶果然豪爽,那便一口價五百兩。”

    劉知遠心里盤算了下,給了個價格出來,叫邊上隨行的黃安也不由暗自咋舌,他是倉大使,當然曉得這批虎蹲炮和佛郎機炮的價格,那虎蹲炮一門造價也就十多兩,至于那佛郎機炮,則是要看大小,不過最貴的也就二十兩不到。

    十五門虎蹲炮和佛郎機炮,能值個二百兩銀子就是頂天了,更何況這里面怕是還有幾門不好使的。高進自然知道五百兩這個價格的確是貴,可指望范秀安為他弄來批火炮,還不知道要等多久,他寧可多花點錢早些落袋為安才好。

    “五百兩沒問題,但是需得給我配齊火藥鉛子等物。”

    高進答應了下來,但是也要齊了這火炮所需的火藥鉛子這類的消耗品,劉知遠自是一口答應下來,反正火藥鉛子庫房里存了不少,當然高進要的數量巨大,劉知遠最后又是硬生生提了一百兩的價格。

    ……

    “二哥,錢我帶來了。”

    范秀安回來的時候,王斗自帶了留在范記商號的伙伴們一同過來,另外還帶上了此趟出行剩下的全部銀錢。

    “劉大人,六百兩全在這兒,你要不點點。”

    “高百戶果然痛快!”

    銀錢當面,哪怕先前已經收了范秀安一千兩,可劉知遠依舊顯得欲壑難填,他打開袋子,手里抓著那些銀錠和碎銀,看著它們從指尖滑落,臉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黃安,去準備一車火藥鉛子,再安排輛空車過來。”

    “是,大人。”

    對于倒賣虎蹲炮和佛郎機炮,黃安雖然吃驚,但也沒奇怪到哪里去,劉知遠這位上官性子極貪,只要給足了銀錢,就沒他不敢賣的。

    “二哥,怎么又來買炮了,而且這也太貴了。”

    先前被高進吩咐留在范記商號的陳升也來了,他不知道到底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只是高進這一下又是六百兩花出去,實在是叫他心疼,他甚至都能想到等回到河口堡,木蘭找他算賬的場面,誰叫他當初答應木蘭,要看著二哥,不讓二哥亂花錢。

    “這錢不得不花,阿升!”

    高進拍了拍陳升的肩膀,接著拉他到了一架虎蹲炮面前,“這虎蹲炮你也知道,戚爺爺首造,打得夠遠,威力也大,關鍵是不笨重,帶著行軍也方便。”

    “你想想,等來年開春咱們出塞,帶上這幾門虎蹲炮,就是遇到數倍的韃子馬隊,也沒啥好怕的。”

    陳升覺得高進這位二哥總有理由能說服他,至少他現在已經覺得那管子又粗又黑的虎蹲炮怎么也和亂花錢搭不上邊,就是價有些高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劉知遠雖然為人貪鄙,但這等信譽還是有的,他甚至直接讓黃安把空車拉進了火器房,讓高進他們把五門虎蹲炮和十門佛郎機炮都裝上了車。

    “這分量不算太沉。”

    直接拎著尊虎蹲炮的王斗自言自語起來,見識過鳥銃的威力后,他對于火器也感了些興趣,知道這虎蹲炮勝在輕巧靈活,差不多四十多斤的樣子,就是不用畜力,也能帶著行走。

    很快,十五門虎蹲炮和佛郎機炮都被裝上了車,火器房外更是停了輛裝滿火藥桶還有鉛子的大車。

    “劉大人,還得麻煩您陪我一道出趟城。”

    高進并沒有因為劉知遠的舉動而放松警惕,如今那兩輛車上裝了火炮和火藥,他怎么敢放劉知遠離開,只有等這批火器運回河口堡,他才能真正放心下來。

    劉知遠曉得,要對付高進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所以他想通以后,表面上顯得極為合作,不過心里面卻是想著等脫困以后,一定要找人試試高進的成色,當然若是能就此除掉高進那就更好。

    天將黎明前,范秀安帶來的人馬總算是將軍倉里摻入沙土的陳糧全都換成了好糧食,然后他才松了口氣,讓劉知遠重新封倉入庫,貼上封條。

    出城時,看著隊伍里多出來的兩輛大車,再加上同行的劉知遠,范秀安便曉得高進怕是從劉知遠手里搞到了想要的東西。

    “高兄,果然好手段!”

    一路無驚無險地出了內城,范秀安朝高進嘆服道,他倒是沒想到高進居然能從劉知遠那里弄來一批火炮。

    先前范秀安曾說能為高進帶去火炮也不全是虛言,范家起家是糧商,可到了如今所做的生意卻不止是糧食,尤其是和衛所涉及的軍械等物資,范記商號手底下也是有著一批打鐵鋪和作坊,像是虎蹲炮和佛朗機炮都能造出來。

    自打前朝嘉靖末年開始,朝廷慢慢允許邊鎮衛所自行打造軍械,這便成了上下軍將們撈錢的大頭,一般像火器這樣的重要軍械,衛所初時還只是讓下屬的匠戶們打造,可是到后來從物料到工錢都克扣得太狠,匠戶們打出來的火器自然成了只能聽個響的。

    這十多年,邊地衛所索性也跟范記商號這樣的商戶下火器訂單,這價格上雖然一樣,但是像范記商號這樣的大商號,在物料這塊上不像衛所那樣還要再盤剝,所以打出的火器質量反倒比衛所的匠戶們還強上些,于是最近幾年就連虎蹲炮、佛郎機炮這類的大炮都放開了。

    “這次也是借了范兄的東風。”

    高進也不隱瞞,將他和劉知遠的交易說給了范秀安聽,反正劉知遠這里是一錘子買賣,拿下這批火炮,不知道要過多久才打交道了。

    “既然如此,那等我回綏德州,我便再送高兄五門虎蹲炮。”

    見高進喜歡虎蹲炮,范秀安開口保證道,五門虎蹲炮而已,只要高進敢用,他就敢給。范家給神木東路好幾個衛所打造軍械,這大炮的數量雖有定額,但是幾家工坊東湊一門,西湊一門,只要高進這邊拿到手不張揚來路,任誰都查不出來。

    “那就謝過范兄了。”

    比起從劉知遠那里弄來的貨色,高進自然更相信范秀安能給的虎蹲炮,只不過他很清楚,從外人那里購買火炮終究不是長遠之計,不過眼下立馬能有個七八門虎蹲炮用于野戰,剩下那些佛郎機炮用來守城,倒也夠用了。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