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種田之農家小丑女 > 067 【哎呀,到手的銀子飛了!】


    方屠戶在廚房將女賊捆了,見方王氏那邊好久都沒有動靜,怕出什么事,便讓方成武看著廚房里的女賊,他走了出來。

    方屠戶一出來就見方成文往大門走,“成文,你去哪?”

    “爹,我去將大伯跟大伯娘叫來。”方成文道。

    “叫你大伯做什么,去叫里正過來,”方屠戶道,“這村里進了賊,總要叫里正知道。”

    “爹,怕是不成。”方成文壓低聲音道,“你抓的那位,還有剩下的兩個,好像是大伯娘家的親戚,劉家村的人。”

    “啥?”方屠戶的聲音一下子高了,大嫂家的親戚?那為啥到他家來偷東西?

    沒這道理啊。

    方屠戶想不通,于是看向二兒子方成文,“親戚能干出這事?”

    方成文道,“我去大伯家看看,等會要是沒過來,爹你就帶著他們去大伯家。”

    方成武從廚房探出頭來,“二哥,你一個人去,要是吵起來會吃虧的!”這個方成武深有體會。

    方成文本來是想去了解了解情況的,可叫方成武這么一說,還真不太想一個人去了。

    本來嘛,他們這次回村里來就是叫大伯娘他們道歉來著,肯定要吵起來。

    可他都沒想到,這跟方大伯一家還沒見面呢,家里就先遭了賊!

    方成文的眼睛落到方成武身上,“你去叫大伯過來。”方成文怕自己過去會跟大伯家的人吵起來,讓成武過去叫人正好。

    “好。”方成武笑著跑出門了。

    方成文在后面喊道,“動靜不要鬧得太大。”

    “知道了。”方成武邊喊著邊跑了。

    方屠戶往主屋看了一眼,問方成文,“那屋里是什么人,你進去瞧了沒?”

    廚房這個偷了雞,準備煮闃吃。

    那屋里的呢?

    他可記得他們搬家時,值錢的東西都帶走了,只留一些舊被褥舊衣裳什么的,還有一些平日用的不鎮錢的玩意。

    方成文搖頭,“我沒進去。”他又道,“我聽著都是女人的聲音,就沒進去。”

    女的?

    來了一屋女賊?

    方屠戶哼了一聲,“屋里又沒什么值錢的東西,她們有什么可偷的?”真是不懂。

    “爹,”方成文看了一眼無所知覺的方屠戶,低聲道,“我覺得她們昨天應該在我們家住了一晚上,尤其是主屋的那兩個,應該就是睡在那了,我剛才在屋外頭的時候,都能聞到里面散發著一股子臭汗味。”

    那女賊昨晚歇在這?

    主屋?

    他的屋?

    還有臭味呢!

    方屠戶一聽這話就黑了臉,他大步往主屋去了。

    方成文沒進去,他在廚房外面看著,不時的往里面瞧一眼,看那被捆的人是啥動靜。

    可惜啊,要是娘沒認出主屋的兩個婦人,也沒出聲,他跟玉娘保準拿著東西就那兩人身上砸,砸不死她們!

    他在屋外聽到娘說是大伯娘的娘家親戚后,就猜到這伙人昨天晚上是歇在他家了。

    呵。

    順便再從他家摸點東西走。

    什么雞啊,菜啊,就是舊被褥,他都懷疑這幾人能看中。

    方成文又往廚房看了一眼,這次眼神往上偏了偏,突然,他皺了皺眉,他家廚房的那掛柜應該是鎖著的,怎么門開了?

    方成走了進去,這柜門真是打開的,柜門上的鎖被人砸了,里面剩下的一點油鹽還有醬都不見了,連裝東西的粗瓷小碗和罐子都不見了。

    被方屠戶捆著的年輕婦人正在地上扭來扭去,似乎想將繩子解開,這年輕婦人的嘴被方成武堵住了,所以說不出話,只能用眼神向方成文求救。

    方成文根本沒管她,“這柜子里油去哪了?”他喃道。

    年輕婦人身子一僵。

    方成文眼角瞟了她一眼,心里有數了。

    他能猜到這年輕婦人是大伯娘家的親戚,但是那又怎么樣,這年輕婦人也沒主部,他又不知道!他只知道這人是個賊!

    至于主屋的兩個,他也見過,也不知道是啥人。

    反正誰問他都這么說,到時候認出是親戚也賴不到他身上!

    至于這年輕婦人,偷他家的雞,也該受受罪了。說起來,那就受這一會的罪,等會大伯娘來了,這人不得松綁啊。

    方成文出了廚房,在院子里找了個墩子坐了下來。

    剛坐下來,就見自家爹黑著臉從主屋里出來,不僅出來了,還一手一個人,拎著就往外扔的,“

    真沒見過你們這樣的親戚,不說一聲就住進來,身上全是臭汗,還是個女人呢!昨天晚上不洗就睡,床鋪上的大黑腳印是怎么回事?腳都沒脫?”

    方屠戶真的氣壞了。

    他進主屋就看到一個老婆子指著他媳婦的鼻子在說,“你干什么你,你嚇著我兒媳婦了,你看她手都傷了,這藥費可得你們出。”

    “手傷了?那不是她自己嚇的嗎,你這老太太說話真有意思,照你這么說,你吃飯噎死了還得怪做飯的人?”方茹毫不客氣的反擊,“娘,你聞到沒,什么味這么臭啊。”

    方王氏往方王氏的娘身上看去。

    老婆子惡狠狠的盯著方茹,然后看到了方茹的臉,她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來:“你就是那個破相毀容的方玉娘吧,你這張臉可真丑啊!”

    說完,她忽然高興起來,“我們村里有一個富戶,人雖長得不怎么樣,但是家里地多,你這孩子剛被退了親吧,要不,我幫你說道說道?”

    老婆子(方劉氏的娘,以下就改成老婆子了)收了富戶家的銀子,正想把富戶家的一個守寡的三十多歲的帶著孩子的婦人說給方屠戶,那富戶家銀子給的爽快,而且劉家村的人都說親眼看到方王氏跟玉娘死在了山賊的刀下。

    這方屠戶的婆娘都死了,再給說一個,不是挺好的事嗎。

    富戶給了半年的時間成事,又不急,還是因為老婆子是方屠戶大嫂的親娘,這等好事才落到她身上的。

    那可是足足五兩銀子,先給了一兩的定錢呢!

    老婆子看到方王氏活生生站在她跟前,就知道那五兩銀子飛了!心里自然不痛快,這不,正想將這火氣撒到方王氏身上呢,沒想到,轉眼就看到了方茹!

    方茹毀了容,說不到好親事了!

    那富戶家還有一個死了兩個老婆的大兒子呢,連個孫子都沒有留下,這方玉娘去了,要是能生下一兒半女的,妥妥的當家!

    不再濟,還有他們劉家人照應呢!

    多好親事啊!

    老婆子看著方茹的眼神頓時變了,像在看散財童子似的。

    方屠戶聽不下去了,走過去,彎腰將在地上瑟瑟發抖的中年婦人提起來,又將這老婆子的胳膊一扯,直接將兩人往外扔!

    “出去出去,臭死了,”方屠戶道,“我家主屋,你們去那做什么?”

    方茹在一邊起哄,“爹,快翻翻她們的口袋,肯定是偷了東西!”故意這樣說的,聲音還不小呢。

    要不是她娘先認出這兩婆子,方茹只要跟著二哥在院里大聲喊‘有小偷,捉賊了’,保管方家村的人拿著棍棒就來了!

    唉。

    方茹心里跟方成文想的一樣,可惜,看在這老婆子年紀大還是親戚的份上,不好下重手。

    “放手,你給我放手!”老婆子狠狠的拍打著方屠戶的手,“我可是長輩,你老娘是怎么教的?一個二個都這么沒教養!”這話不僅說了方屠戶,還貶了方大伯,昨天晚上方大伯沖這老婆子發了火,她可沒忘,心里記得牢牢的!

    方屠戶道,“我娘要是在,壓根就不會讓你進這個門!”

    可別以為方老娘是善良好欺的,當初方屠戶的爹也是個屠戶,能嫁給屠戶的,可不是什么女子都能做到的。

    這老婆子聽到方屠戶提到方老娘,臉上的表情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復正常。

    是,正是因為方老娘去了鎮上,這方屠戶一家又不在,今個早上她才敢叫孫媳婦兒殺了雞煮湯喝。

    到時候虎兒他們問起來,就說是給她閨女養身子的。

    誰還會跟一個老婆子計較不成?

    說起方劉氏的病,老婆子又瞅了方王氏一眼,莫不是閨女帶著山下的‘弟妹跟侄女’(兩死人)去了鎮上方屠戶家,然后正好撞上了這方王氏,然后嚇病的?

    若是這樣,這病的源頭還在方屠戶一家子身上!

    老婆子看方王氏更不順眼了,眼睛一斜,“你大嫂都病成那樣了,你都不說帶著東西回來看看,還穿著新衣新鞋,顯擺給誰看呢?”

    “真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老婆子又往方茹身上瞧,“喲,一個丫頭片子,手上還戴了銀鐲子,臉都毀了,戴上這玩意也好看不了!”這話一句比一句刺人。

    方茹笑道:“我家就護著我,有銀子就愛給我買東西,這銀鐲子銀耳環什么的,還真不少。我娘說了,以后有了銀子,還給我打個金首飾呢。”

    我不光有銀鐲子,還受爹娘的疼愛,要什么有什么!

    氣死你個老東西!

    “真沒見過你們這樣的人家!好東西竟然緊著個賠錢貨用!”劉家的老婆子氣得厲害,這方屠戶家有錢給賠錢貨打銀鐲子都不肯借錢給她使使,真討厭!

    上次這老婆子家里要買牛,銀錢不夠,她過來找閨女要,閨女手上也沒有,老婆子便副著方劉氏去借。

    這當屠戶的油水一向厚,方劉氏就過來借了,沒想到,方王氏聽說是借給方劉氏的娘家人的,一口咬定手里沒銀子。

    老婆子當時還真以為這方屠戶家是沒銀子呢。

    沒想到,這銀錢都用在賠錢貨的姑娘身上了,難怪沒錢呢,發不了家也是活該!

    方王氏一開始還不明白方茹為什么那么說,看到劉家老婆子氣得跳腳,她才明白,于是便順著方茹的話道,“我親閨女,我樂意!以后她嫁了人,我還愿意補貼呢!哪像你,天天吸女兒的血,瞧瞧,我大哥一家,四個男人都在賺錢,結果手里還存不下什么銀子,后來聽我娘(方老娘)說,才知道我大哥家賺的銀子,讓嫂子偷偷往娘家補貼了!”

    這劉家老婆子不以為恥,反以為容,一臉驕傲,“我閨女教得好,樂意孝敬我。”又鄙視的看了方王氏一眼,“哪像你,日后這閨女怕是白生了。”

    這老婆子還裝模作樣的搖了搖頭。

    旁邊的中年婦人,也就是老婆子的兒媳婦,方秀兒的舅娘,突然說了一句,“玉娘這臉,以后怕是不好嫁人啊,指不定這方家要養一輩子呢。”說著,還捂嘴笑了起來。

    剛才她被方屠戶從屋里拎出來時,就清醒過來了。

    她這是在院子里呢,這方王氏腳下有影子,是人,不是鬼!

    既然不是鬼,她就不怕了!

    這劉家舅娘自然是站在老婆子一邊的,婆媳本一體,她也開始挑方茹的毛病了。

    這世道,一個女子若是嫁不了人,或者嫁不了好人家,那是很可怕的事!

    沒有比這更惡毒的了。

    方王氏見不得這話,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方屠戶見了,哄著方王氏道,“不要聽他們的,咱們家的小鋪子以后就給玉娘做嫁妝,玉娘人又聰明,你還怕她嫁不了人?”

    方王氏一聽這話眼睛就亮了起來。

    對啊!

    她家有兩個鋪子,大的自個用,小的可以給玉娘,就算玉娘的臉真的留了疤,只要找個老實能干的,有了鋪子還怕過不好日子嗎?

    方茹聽了,搖頭道,“娘,我不要那鋪子,你還是給二哥或者給小弟吧。”那鋪子院子停了死人的,她才不要呢。

    再說了,她手里還有一百兩銀票呢!

    當初趙員外家給的謝禮可是二百兩,她給了一百兩方王氏,自己留了一百兩,她也沒想好用這錢干什么,只想著先留著,以防萬一。

    “不要這個鋪子?”方王氏稍稍一想就明白了,這是嫌棄這個院子擺了死人的,方王氏有法子了,“那把這個賣了,再換一個。”

    方王氏說這話的時候,還往院里的方成文瞧了瞧。

    她得看看兒子是什么意思。

    方成文人坐在墩子上,耳朵都聽著呢,看方王氏看了過來,便道,“娘,不用管我,不是說了嗎,我朋友給我謀了個差事,只要學好了,過幾個月就能去了。那月錢不少,不用一年就能買上好鋪子!”

    他信心十足。

    一個月十兩的差事,油水肥得很,要不,他何必跟自己過不去。白天學,晚上學,玩命似的。

    劉家老婆子聽到方成文的話,眼睛都直了。

    這方屠戶家的老二到底是得了什么好差事,一年不到就能掙個鋪子出來?讓她算算,那一個月不得有三兩啊!

    劉家老婆子咽了咽口水,心里開始琢磨自家有沒有跟方家老二年紀相仿的小姑娘,這方家老二好像還沒說親啊。

    劉家老婆子真的動了心。

    又往方成文的臉上身上來回的看,長得也好,也壯實,能干活!

    方成文本就聰明,那老婆子一看他他就發現了,瞧瞧,這老婆子看著他都快流口水了,咋的,知道他有出息了,眼紅了?

    方成文笑了,看向方王氏,“娘,我的親事你不用管,鎮上想跟我成親的姑娘多了去了,我都沒瞧上。以后等我掙了銀子,再慢慢挑。”

    鎮上的姑娘都瞧不上,更何況是鄉下的!

    這劉家的姑娘,沒戲!

    劉家老婆子當然聽懂了,看著方成文的眼神一下子就變了,嫌棄極了。路上有個金無寶,她看到了,卻不能撿,她心情能好嗎?

    方茹在一邊笑。

    劉家老婆子眼神跟刀子似的剜了方茹一眼。

    -

    方大伯家。

    方成武過來時,方大伯家的大門正開著,他直接喊道,“大伯,你在家嗎?”

    “虎子哥,阿豹哥,有人嗎?”

    廚房里傳來一個聲音,“是誰啊?”這是方虎媳婦的聲音。

    “大嫂,是我,成武啊。”方成武一邊回話一邊走進了屋子,“嫂子,我虎子哥不在家啊?”

    “不在,你大伯娘藥沒了,今天一早就去鎮上買藥去了。”方虎媳婦看了方成武一眼,有些發愁,“也不知道這藥錢夠不夠,你虎子哥還說要請大夫回來呢。原本想著,若是不夠就去找你們借上一點。”

    可方成武現在在她家門口呢,連成武都回了,那二叔二嬸肯定都回了。

    借銀子這事,黃了!

    唉。

    方虎媳婦嘆了口氣,人倒起霉來喝口水都塞牙縫啊。

    “嫂子,沒事的,那鎮上的大夫到了村里,難道虎子還怕借不到銀子?”方成武覺得以虎子哥的為人,借錢這事,不難。

    方虎媳婦笑得勉強。

    借錢是不難,可不好還啊。要是跟二叔家借,起碼能拖上一年半載再還,有那個時間掙銀子啊。

    “成武,你阿豹哥在屋里,去找他玩吧。”方虎媳婦道。

    方成武趕緊搖頭,“嫂子,我不是來找阿豹哥玩的,你知道大伯在哪嗎?”

    方虎媳婦道,“早上去了田里,還沒回。”

    方成武有些急了,“去了哪塊田,我叫去大伯!”

    “啥事啊這么急?”方虎媳婦問。

    “我家進了賊!”方成武道,“還殺了我家的雞!也不知是哪里來的人!”

    家里進了賊?

    方虎媳婦正琢磨這事,聽到方成武提到了雞,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劉家姥姥一直在念叨這菜太素了,也見肉,還想殺雞來著,不會是她們吧!

    方虎媳婦臉色一白。

    昨天晚上她早就回了屋,那劉家三個親戚是怎么安排的,她不知道,很早就睡下了。

    今天一早,方虎早早的起來去鎮上買藥去了,她也起了,去廚房忙活了。婆婆病了,家里的活計都落到她身上了,累得很,干活時也沒有那空閑想其他事。

    至于小姑子(方秀兒),從早上就一直不見人,她還想讓小姑子幫著去打些豬草回來喂豬呢,可去了小姑子的屋里才發現,小姑子不在!

    早上起來她還真忘了劉家那三個親戚的存在,要不是方成武這會說起來,她還真想不起來。

    說起來,這飯是不是做少了?怕是不夠吃啊。

    方虎媳婦心里煩得慌。

    一大家子人,就她一個干活的,能不煩嗎?婆婆病了還要人照顧呢,公公不在,小姑子也不見了,這事些又落到她身上。

    方虎媳婦沖院里喊道,“豹子,你成武弟弟來了。”

    方豹在家,聽到這話便出來了,“武子你咋回來了?”

    方成武咧嘴一笑,“阿豹哥,你爹娘都回了,二哥也回了,在家呢。”

    “真的?”方豹聽到話一下子高興起來,二嬸回了,這下好了,二嬸那張嘴,肯定能讓他姥姥在方家村呆不下去。

    方虎媳婦二弟高興那傻樣,趕緊道,“別光顧著高興,姥姥他們昨天晚上去二叔家睡的,也不知道怎么去的那。聽成武說,早上還殺了家里的雞。你去土里將爹叫回來,再一起去看看吧!”

    又小聲嘀咕一句,“怕是有得鬧呢。”

    方豹聽到這話都愣住了,“她們怎么住到二叔家了?”家里有空屋子啊。

    方虎媳婦道,“我不知道,我昨天不太舒服,早早歇了。”

    這事賴不到她頭上。

    誰管的?

    稍微一想就能猜出來,肯定是小姑子啊。

    方豹也想到了,問,“秀兒呢?”

    方虎媳婦道,“不知道去哪了,屋里沒人,早上起就沒看到她。”說著還抱怨了一句,“家里這么忙,也不知她哪來的閑功夫出去亂轉。”方秀兒都是要成親的人了,那一身紅嫁衣還沒繡好呢,還有那心情去外頭亂晃。

    方虎媳婦真的不懂小姑子是怎么想的。

    方豹聽到自家大嫂的話后,都不敢去二叔家了,“我去叫爹回來!”得,這事還得他親爹上。

    屋里方劉氏突然咳了起來。

    方虎媳婦趕緊放下手中的活,往主屋去了,婆婆怎么咳得這么厲害?

    方虎媳婦進屋看到方劉氏醒了,正掙扎著要起來呢,“娘,咋了,是不是要尿壺?”

    方劉氏搖頭,“走,去你……二叔家。”她病得厲害,說話都費力。

    方虎媳婦頭疼,“娘,你都病成這樣了,去他家干啥啊,等會豹子去了,跟二叔說您病了,二嬸肯定會過來看您的,您只管躺著!”

    方虎媳婦說什么都不讓方劉氏起來。

    還起來!

    這手腳都沒力氣,起來了站得住嗎?還要去外頭?吹了風病得更重了算誰的?

    還不是他們拿銀子買藥。

    方虎媳婦壓著方劉氏不讓起,嘴上道,“娘,您好好休息。”

    “秀兒……”方劉氏虛弱的喊道。

    “秀兒不在,出門了,”方虎媳婦道。

    “秀兒……”方劉氏又喊了一聲,“問她……”

    秀兒?

    秀兒的親事嗎?

    方虎媳婦這才記起來秀兒的未來相公是二叔家方玉娘的以前的未婚夫,方虎媳婦以為自己想明白了,便道,“放心吧,這親事雖然來得不太光彩,但是定都定下了,肯定不會有變數的。您都病成這樣了,二嬸不會跟您吵起來的!”

    誰會跟一個病人計較?

    再說了,定親的事都過去好些天了,要是二嬸真想鬧,早鬧了。

    不,不是這事!

    方劉氏急了,死勁搖頭。

    就她那虛弱樣,就算是死勁搖頭也看不出來,只當頭輕輕的擺了一下,方虎媳婦真沒看出搖頭,直接將方劉氏放到床上,又給喂了一次水,然后道,“鍋里還炒著菜,娘,我先忙去了。”

    “等……”

    “娘,等不了,姥姥等會還要吃早飯呢。”方虎媳婦直接將劉家老婆子搬了出來。

    果然,方劉氏安靜了。

    她娘還沒吃飯呢,等飯點過后再說。

    秀兒那孩子,怎么不在身邊照顧她?到底跑哪去了?

    方劉氏虛弱的想著。

    *

    地里。

    “爹,回家了,有急事。”方豹喘著大氣跟方大伯說道。

    “啥急事?”方大伯臉黑得厲害,“你姥姥又鬧啥幺蛾子?又要銀子?”

    “不是。”

    方大伯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

    方豹道,“姥姥她們三個昨天住到二叔家去了,剛才二叔一家回到村里,聽到院里有聲音,灶上還熬著雞湯,以為家里進了賊。”

    方大伯的臉色更難看了。

    他聽懂了。

    他岳母在他二弟家住著,還殺了雞,熬了湯。

    這是人干的事?

    二弟找他?

    這還能有好事?

    方大伯想通后,臉黑得跟鍋底似的,手握緊了鋤頭,開始干活,當作沒有聽到。

    他傻啊他回去!

    “爹!”方豹喊了一聲,他爹咋這樣呢?“二叔二嬸還等著呢,這事遲早要面對的。”

    方大伯裝假聽不到。

    “爹,等會你不是還要回去吃飯嗎,總不能一天不吃吧,那時說不準二叔將姥姥都帶回咱家了!你想他們在咱家鬧起來啊?”方豹急道,“姥姥那人,就愛摔東西。”

    要是去了他家吵,摔的就是他家東西了!

    “回家!”方大伯的臉跟那鍋底似的,只覺得回去的路千難萬難,身上跟背了座大山似的。

    他這會還不知道方劉氏在鎮上干的好事呢!

    路上,方大伯黑著臉嘴方豹道,“以后找媳婦,找個娘家清凈的,像你大嫂家就很好。可千萬別像我,找你娘那樣的!”

    “知道了!”方豹心里嘀咕,這話你都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了。

    方大伯一臉悲苦。

    當年要是有人跟他說這話,他現在也不至于活得這么累!

    “你妹呢?”方大伯突然問,“她在家不?”

    “不在,大嫂說秀兒一早就不在家了。”方豹一臉無奈,“反正她也快出嫁了,不想管家里的事,那就不管吧。”

    “哼!”方大伯冷哼一聲,“你手里的私房錢可看緊些,別日后你妹妹哭兩聲你就全給她!你好好攢著,以后娶媳婦用!”

    “嗯。”方豹點頭。

    他才不傻呢,自己的私房錢當然是自己用。

    等等,他爹怎么知道他有私房錢?

    *

    方秀兒這會在哪呢?

    鄭獵戶家。

    “秀兒,你怎么來了?”鄭李氏驚喜的看著方秀兒。

    “我繡了雙鞋墊,嬸娘看看喜不喜歡。”方秀兒笑著道。

    家里一堆破事。

    她這是出來避避的,等晚些時候她再回去,那時家里的事肯定都解決了。

    她早上本來想先去二叔家,讓姥姥她們三個出來,然后幫二叔家恢復原樣,沒想到,她醒得晚了些,去時正好看到二叔一家從鎮上回來了!

    她嚇得躲了起來。

    怎么回事?

    她起晚了,也沒辦法托人帶口信,本來還想著這事好事的,結果,轉眼就看到了二叔一家子都來了!

    她姥姥還在二叔家住著呢!

    怎么辦啊!

    這人可是她引過去的啊!

    完了完了!

    方秀兒腦子一懵,就直接回了家,然后匆匆翻出之前繡的一雙鞋墊,往鄭獵戶家去了。

    她不能留在家里!

    二嬸回了!

    肯定要算在鎮上的那筆賬,娘病了,這筆賬只能算到她頭上了!

    那事她只是個跑腿的,跟她可沒什么關系,這筆賬肯定不能算到她頭上,她不認!

    這事她得躲一躲。

    方秀兒就溜了。

    她是悄悄來鄭獵戶家的,也沒人知道。

    “子銘哥在家嗎?”方秀兒往屋里看了看。

    鄭李氏聽到這話,臉上的笑淡了些,“出門了,晚上才回來。”

    方秀兒有些失望。

    好不容易來一趟,竟然見不到人。

    唉,自從兩家定了親事后,她跟鄭子銘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

    ——

    方屠戶家。

    “成武,怎么就你一個人回來了,大伯呢?”方成文問道。

    “大伯去地里干活了,阿豹哥去叫他了,大伯娘病了,在屋里躺著,虎子可去鎮上給大伯娘抓藥了。”方成武想了想又道,“嫂子在廚房里干活呢,忙得很,脫不開手。”

    “大伯娘病得厲害嗎?”方成文道。

    他從劉家老婆子的嘴里知道大伯娘病了,還以為只是風寒之類的小病呢。

    “病得厲害,我進去看了,臉色實在是嚇人,干瘦干瘦的。”方成武抬頭看向方王氏,“娘,要去見見大伯娘嗎?”

    方王氏皺了皺眉,大嫂病得下不了床了?

    咋弄的?

    莫不是知道她來了裝病吧。

    “先把眼前這偷雞的事解決了,咱們再去你大伯娘家看看。”方王氏道。

    “好啊。”方成武抬頭看了一眼自家碩果累累的棗樹,對方王氏道,“娘,那我先去樹上摘些棗子下來。”

    “去吧。”方王氏也不攔他。

    方成武跟猴似的爬到了樹上,方茹在下面說,“小心些,別被刺傷著了。”

    方成武扭頭笑,“我知道。”又問,“姐,你要不要上來。”

    “不了。”

    劉家老婆子抬頭盯著樹上紅通通的棗子,只恨昨天晚上沒看到,要不,昨天半夜她就能將這棗子全部打下來。

    裝好,帶回自家。

    可惜啊!

    “給我嘗嘗。”劉家老婆子看樹上方成武一顆一顆的往嘴里塞,忍不住說道。

    “你咬得動嗎?”

    “咬得動。”劉家老婆子露出一口黃牙。

    方成武不想給。

    這偷雞賊,壞人,還想吃他家棗子!

    他沒給。

    劉家老婆罵罵咧咧。

    “爹,這人真是大伯娘的親娘嗎?嘴巴怎么這么不干凈,要不將她捆了,嘴巴堵上?等大伯來了,要她真是大伯娘的親娘,咱們再給松綁。”廚房里不是還有一個捆著的嗎,這會還沒松開呢。

    不知道是不是忘了。

    劉家老婆子聽到這話,眼睛都瞪出來了,“你敢。”

    這兩字一出,方茹就笑了,回了屋子拿了根長繩出來,甩了甩,“爹,捆了?”

    劉家老婆子一個字都不敢多說了。

    方茹這才將繩子放到腳邊。

    劉家老婆子不說了,她身邊那個劉家舅娘卻是叨叨,“這么兇,以后肯定沒人要!”這話沒指名帶姓,但她是看著方茹說的。

    這話說的就是方茹。

    方茹之前想要個漂亮的娃子,想嫁,也有些恨嫁的時候,現在也想找個看得中的人成親,但她心平了。都死過一次了,還有什么放不下的?

    再說了,現在她這張臉蛋漂亮得緊,又是瘦弱纖細的,哪哪都好看,還怕找不到相公。

    哼哼。

    這些人是嫉妒!

    劉舅娘還要說話,方茹拿起了繩子,往這邊走。

    劉舅娘捂住了自己的嘴。

    這才乖嘛。

    方茹放下繩子,坐了回去。

    方茹的這一系列動作方成文瞧得一清二楚,他心道,妹子出了趟遠門回來后,性子越來越彪悍了。

    這是好呢,還是好呢?

    “廚房里的雞湯好像好了,我去瞧瞧。”方王氏去了廚房,她終于看到廚房里綁了個人,于是喊了起來,“成文,過來將這里的人帶出去。”

    “哦。”方成文應了一聲。

    然后去將那個綁成粽子的帶了出來,劉家老婆子跟劉舅娘看到那人,才想起來她們少了一個人!

    “你們干了什么!”

    “你們憑什么綁人!”

    方成文不緊不慢的松了綁,“急什么,她偷了我家的雞,我爹又不認識她,只當是個賊綁起來了,這有什么問題嗎?”

    這話堵得劉家老婆子說不出話來。

    偷雞賊。

    這三個字時時在耳邊,好像貼到她們身上似的。

    聽著就煩。

    劉家老婆子瞧了一眼兇神惡剎的方屠戶,又看了眼人高馬大的方成文,也不敢反駁。方屠戶剛才就給她們對手了,要是惹火了他,一人一拳頭,只怕命都要搭在這。

    所以啊,劉家老婆子有所顧忌,不敢亂來。

    她們心里想著,等方大伯來了,再跟方屠戶討公道。方屠戶再怎么兇,也得聽大哥的吧。

    劉家老婆子滿心期待的等方大伯。

    方大伯來得特別慢,方成武的棗子都摘了大半筐,方大伯才慢悠悠的過來了。

    方豹跟在方大伯身后。

    劉家老婆子一看到方大伯,就嚎了起來,“大水啊(方大伯的名字),你可算來了,你再不來,我可要被你兄弟給打殺了!”

    生怕左鄰右舍聽不到似的。

    方大伯眼皮一抬:“咋回事啊?”

    劉家老婆子道,“我不過吃了你兄弟家一只雞,他們就把我們當成了賊。”

    “這買雞的銀子給了嗎?”方大伯問。

    沒給啊!

    親里親戚的,給什么銀子啊。

    劉家老婆子拼命給方大伯使眼色。

    方大伯裝傻充愣,只當看不到。

    劉家老婆子也不想想,方大伯跟方屠戶是親兄弟,跟她算啥,頂多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岳母,還是吸血的那種。

    方成武從樹上下了,還告狀道,“大伯,她們三個睡了我爹娘的屋子,將屋里的東西弄得亂七八糟,床上還有兩個大黑腳印呢!大伯,這老家伙是你家親戚嗎?要是親戚,怎么能干這種事呢?”

    方成武又道,“我姥姥來我家都不這樣!別說睡我爹娘的屋子了,我的屋子他們都是不進的!”

    說著,拿眼睛使勁瞅劉家老婆子。

    方大伯震驚的看著劉家老婆子:“娘,你咋的還睡人家主屋啊。”又想起來,“我家有屋子,你咋過來的?誰給你開的門?”

    方大伯壓根就不知道劉家老婆子沒睡自家屋里,今個一早他早早就起來去地了,就是怕這劉家老婆子在家里折騰。

    ------題外話------

    謝謝進來訂閱的朋友,鞠躬。

    會努力寫出精彩故事的!下午七點還有一章。

    謝謝YWQ彼得兔的評價票。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