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七十三章 宋家人
    剛才這事兒的癥結就是房三爺覺得被宋老大戲耍了,所以他才那么生氣,所以才有了想拔刀砍人的沖動。

    高杰義自然也是看出來了,他可沒有自找苦吃的想法,若是前面他把實情說出來了,那大蓮就沒法做人了,而且佟小六估計也沒好果子吃,畢竟跟流氓混混搶媳婦,這是需要很大膽量的。

    所以他立刻就把鍋甩給了宋老大,害的宋老大差點沒死在這兒。不過他又幫了宋老大一把,而且他的話也很巧妙。

    第一個就是讓宋老大承認他是不知道他們今天來的,他是不知道有他們這群人的,他是不知情的,不知者不怪嘛。第二點,宋老大也沒告訴過任何人房三爺今天會來相親,沒人知道就不會落了面子。

    高杰義也在賭,他就不相信這人敢當著這么多人面拔刀砍人,就算這年頭很亂,但是在北京城這個首善之都,他就不信有人敢這么猖狂。

    高杰義賭對了,房三爺果然沒有動手。但是高杰義也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在幫宋老大的同時,順便又把佟小六跟大蓮的事兒坐實了,現在宋老大自己都親口承認了,來的那人也都知道了,那他們宋家就是想賴也賴不掉了。

    所以高杰義的算盤是打的很響的,一舉就把他們宋家給按下了,現在大家都知道大蓮許給他們家了,他們宋家是沒法子再反悔了,不然可要鬧大笑話了。

    高杰義雞賊地笑著,心里開始默默盤算著,既然都定下來了,那還給那么多錢干嘛,難道還擔心人家跑了?那這樣一來,自己還能余下不少錢呢。

    這個死摳門的已經開始盤算省錢的事情了。

    殊不知他惹上的可不是一般的流氓,這回算是惹上大麻煩了。

    再說那腰刀房三,出了宋家宅子之后,他停下了腳步,往后看了一眼。

    跟在他后面的小二子問道:“三爺,要不要我晚上找人過來一趟。”

    小二子做了抹脖子的動作,對他們這些在礦上經常持械斗毆的人來說,都見過血,都狠著呢,他們是不敢明目張膽殺人,可暗地里就說不好了。

    房三爺眉頭沉了幾分,他有些摸不準的高杰義的來歷,沉聲道:“先回去,找人探探這個呂良宸的底細。”

    “好。”小二子應了一聲。

    兩人離去。

    ……

    宋家的熱鬧也散了去了,沒人再去瞧熱鬧了,可宋家卻是一片愁云慘淡。宋老大早上還是高高興興的,這會兒都有拿頭撞墻的心思了,這叫個什么事兒嘛。

    進門之后,見著大蓮和佟小六,他也沒發怒的心思了,現在正擔心自己的安危呢,宋老大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完全蔫了,可沒剛剛那么大的火氣和威風了。

    宋老三夫婦進門之后才知道家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這兩天他們都在外地進貨呢,剛今天才趕回來,這一回來,可讓他們兩個刺激的夠嗆。

    宋老三坐在椅子上叭叭地不停抽旱煙,一臉的愁苦。

    宋老大失去了所有火氣,完全蔫了。

    宋大娘站在宋老大身邊唉聲嘆氣。

    宋老三的媳婦則是心疼自己的閨女,摟著閨女在哭,還時不時往佟小六那邊看一眼。

    現在也沒外人了,高杰義自然也不可能讓佟小六再跪著了,他也給佟小六弄了個凳子坐著。

    高杰義問道:“六哥,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被人打成這樣了,是誰下的手?”

    眾人都看著佟小六。

    那二爺更是緊緊盯著,他也想知道是誰下的毒手。

    而佟小六卻是搖搖頭,只是說道:“沒事,是……是……我自己摔的。”

    眾人都皺眉。

    那二爺氣道:“你這孩子,你怎么就不肯說句實話呢?”

    佟小六低著頭,一言不發。

    高杰義皺了皺眉,他道:“六哥,這事兒你躲不了的。就算你不告訴我,我等會也會去八大胡同打聽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佟小六抬起頭,看了一下高杰義,然后又低下了頭。

    那二爺卻詫異地看著佟小六:“你去八大胡同了,你去八大胡同干嘛?”

    宋老三和他媳婦也很詫異地看著佟小六,這小子還沒跟他們閨女成親就已經這么喜歡逛窯子了嗎?

    佟小六見自己未來的岳父岳母誤會了,忙解釋道:“我……我沒去逛窯子,我是去唱下處了,我要掙錢……我要娶大蓮……”

    佟小六的聲音越來越小,底氣也越來越不足。

    宋老三和他媳婦也紛紛皺眉,不解地看向他們女兒,他們女兒選的這是什么人嘛。

    宋老大則是很意外地看著佟小六,在他看來,這戶人家隨隨便便就能拿出四百大洋,而且人家面對腰刀房三這樣的人物也半點不慌,這種有勢力的大戶人家去八大胡同掙什么錢?

    宋老大很搞不懂啊,他又看了看高杰義,心里在琢磨,難道這兩個人不是親兄弟,他們不是一家的?

    大蓮卻對她母親說道:“娘,小六哥哥都是為了我,我不想嫁給別人。可你們非要逼著我……”

    說著,大蓮委屈地要哭出來了。

    宋老三夫婦同時嘆了一聲。

    宋老三用力抽了一口旱煙,重重吐了出來,他嘆了一聲道:“大哥,我早說了,別去高攀房三爺,這樣的人物我們是攀不起的。大蓮的婚事,不能這么草率就給解決了。”

    宋老大聽得一怒,他喝道:“這叫什么話,姑娘家的婚事本來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是我們宋家的閨女,我是她親大爺,我不能為她操辦嗎?我這也是為了她好,你們懂什么,有幾個人能嫁給房三爺這樣的人物,房三爺斷弦多年,大蓮嫁過去就是正房,這是多好的事情。”

    宋老三面容更加愁苦了,也不敢跟他大哥爭辯,只是悶悶地抽著煙。

    宋老三的媳婦也是唉聲嘆氣。

    高杰義卻聽得一肚子火,他對宋老大可沒半點好感,他沒好氣道:“剛才怎么不顯得你能耐,好嘛,現在在家里人面前倒耍威風了,完全一個窩里橫嘛,什么玩意兒。”

    宋老大也就敢對家里人蠻橫,遇上高杰義他也威風不起來,這可是連腰刀房三都敢頂的主兒,他可惹不起,宋老大頓時又蔫了。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