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第一宗師 > 第083章此情此景我想吟詩一首
    赤火鴉棲息的峽谷外面,林小度,云曉燕和關雅惠三人氣喘吁吁,三人剛剛結束了向赤火鴉群發動的再次攻擊,面臨瘋狂的赤火鴉只能再一次的退避。

    “任務完成:水系異能提升2%。”

    林小度心中稍安,只要完成了這個任務,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古里古怪的想法和行為,到底是為的什么?”關雅惠湊近了云曉燕壓低了聲音問道。

    她對林小度天馬行空的想法,莫名其妙的行為,甚為不解了,當時他們三人都離開赤火鴉的地界了,林小度堅持要再次返回來向著赤火鴉再發動一次攻擊,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想破腦袋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不是說過了嗎,興致所至而已,你就不要多想了。”云曉燕耐著性子嚴肅的解釋。

    她對于林小度古怪的行徑,早就見慣不怪了,所以,她在竭盡全力維護著林小度的形象,不管別人如何的置喙,她都會靠著自己的力量給出借口。

    “剛開始的時候,騎著銀豹轉圈圈,是那個辛苦啊,后來,不計辛勞的活抓黑蛇然后又給放了,現在又來了這么一出,我實在難以想象,他到底是一個什么心態。”關雅惠打算給心底的疑惑找一個答案。

    三人結伴而行的這段時間,林小度的表現,可是讓她大跌眼眶。

    心底的疑問在林小度一次又一次古怪行徑的沖擊下,早就種在了心底深處,如果不求一個答案,她恐怕要刻骨銘心了,這實在不是一個好信號,足以讓她懷疑林小度的怪誕。

    “誰還沒有一點兒愛好了,雖然奇怪的愛好另類了一點兒,也無傷大雅吧。”云曉燕悶著聲道。

    “你就使勁的敷衍我吧。”關雅惠苦澀一笑。

    林小度樂于將這個解釋的難題留給云曉燕,所以,拉開了一定的距離看著兩女在一起竊竊私語,他的一顆心也是緊繃著,就怕云曉燕無法應對關雅惠的追問,從而鬧出更大的麻煩出來。

    幸運的是,云曉燕將關雅惠給應付住了。

    這對于他來說,那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情。

    五行墓場的環境和氛圍,三人都適應過了,這次的歷練,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在告別之際,關雅惠道:“我記住你們兩個人了,尤其是你林小度,你給我留下的深刻影響,我想忘也忘不了。”

    “能夠讓滬海一中的天才少女記住我,這是我的榮幸。”林小度客客氣氣的笑著回應。

    “叮:觸發初級隨時選擇任務。”

    “A.此情此景,臨別之際吟一首柳永的送別詩《雨霖鈴》贈予關雅惠,以示送行的心意。”

    “B.給關雅惠唱一首《離別的車站》。”

    立馬,林小度臉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不要說笑臉了,簡直連哭死的心都有了。

    他眼淚都要下來了,這是要玩死他的節奏啊。

    他覺得,他在別人眼中是神經病的形象,就要越發深刻了。

    他的破鑼嗓子,那是不可能唱的,沒有那個天賦啊。

    所以,萬般無奈之下只能吟詩一首了。

    “呃,你怎么了?你這是什么表情?便秘嗎?”關雅惠神色錯愕,林小度的這番變故,弄得她一頭霧水。

    “此情此景,我想吟詩一首,權當是臨行前的送別。”林小度咳嗽了兩下,已經在醞釀情緒了。

    關雅惠詫異到了極點,林小度突然的反轉,莫名其妙的要來這么一出,這將她給震得不輕。

    不等她反應過來拒絕,林小度已經在吟詩了。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關雅惠宛如遭受了一擊天雷轟頂,渾身一個激靈,從懵逼的狀態里面清醒了過來,緊接著,雞皮疙瘩布滿了全身。

    尤其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出來之后,關雅惠感覺到頭皮發麻,整個人都要炸開了似的。

    她二話沒說,轉身就跑。

    她的意識都有點兒紊亂了,神經病三個字都不足以形容她對林小度的影響。

    匆忙之下,她兩條腿差點兒打結將自己給絆倒了。

    關雅惠都不敢想象,林小度給她造成的心里面積有多大。

    她就像是一只受驚的野兔,以最快的速度逃出了林小度的視線之內。

    云曉燕的眼珠子轉到了別處,裝作什么也沒有聽見的模樣,但是她抖抖的身軀在說明,她的內心極不平靜。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林小度完成了吟詩一首的艱難挑戰,他目送著關雅惠逃也似地離開,心底的苦澀可想而知了。

    “任務完成:水系異能提升3%。”

    此時此刻,宮殿內的水系異能模板發生了變化,已經成功晉級到了二星水系超凡者。

    對此,林小度熟視無睹。

    即便是水系異能的晉升,也沒有讓他欣喜起來。

    關鍵是,這個突破的代價,也太奇葩了一些吧。

    如何讓他高興得起來?

    簡直連死的心都有啊!

    轉眼一看,云曉燕看著別處,直接沒有看他一眼。

    “那個,我們離開這里吧。”林小度悻悻然的開口,他發現,自己在朝著臉厚的方向發展了很遠的距離,這都是宮殿逼著他成了這個樣子。

    對此,要說無怨無悔那是假的。

    但是,要說完全拒絕那也不可能。

    就是在這樣的矛盾當中,痛苦并快樂著。

    “哎……”云曉燕一聲長嘆。

    “我剛才的表現,是不是特別的奇葩,有沒有雷到你,反正將關雅惠雷得不輕。”林小度盡量保持著誠懇的語氣,讓自己看上去是那么的嚴肅和認真,不要是一副不著調的樣子。

    “哎……”云曉燕再次發出了一聲長嘆。

    “我知道你的心情很復雜,特別的尷尬,特別的窘迫吧,沒事,這都不是事。”林小度舔著臉認認真真的說道。

    “你的腦回路,到底是怎么長的?不管怎么奇葩的想法,都會想得出來,想得出來也就算了,可你也做得出來,真的是讓人情何以堪啊。”云曉燕哭笑不得的埋怨。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