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王御神錄 > 第二卷《山河帶礪》第一百九十六章 犒賞
龍御兵垂眼盯著李彧淺淺一笑:“這個好說,唐公子開的藥方我這也有,拿去給十四娘看看就知道了嘛。”木無雙站起身子哦了一聲:“小師叔居然已經暗中抄下藥方了?看來你早就留了后手啊。”龍御兵點點頭說道:“藥都是白公子買的,如果藥方沒問題,就是白家的問題了。”

    說著龍御兵摸出一張疊好的方紙遞給木無雙,木無雙目不轉睛地看著龍御兵問道:“小師叔,現在就要去嗎?”龍御兵想了想搖搖頭:“不急于這一時,眼下咱們小心點就行。無雙,死流氓他自己去韃子那邊了?”木無雙嗯了一聲搓了搓雙手:“我倆商量了一下,還是我留下來,守著你們幾個比較妥當。”

    龍御兵嘆了口氣算是默認了木無雙的話,這時蘇小魚走到李彧身邊,摸了摸他的額頭說道:“滿子哥,你還是有些發燙呢。”龍御兵歪頭看著李彧,也附和著點點頭:“阿滿,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交給我們就行。”李彧喝完藥湯,躺好后很快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木無雙和龍御兵蘇小魚來到門外,木無雙忽然開口問道:“小魚,郎怯呢?”龍御兵有些驚訝地看著木無雙問道:“你,你也知道他來了?!”木無雙笑了笑解釋說:“我當然知道啊!昨晚的事我都記得一清二楚呢,后來小師叔你和耗子又說了一遍,我當然……”木無雙話沒說話,猛地發現龍御兵雙眼圓睜,怒氣十足地瞪著自己。

    木無雙咽下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說道:“……那個,小師叔,你干嘛拿這種眼神看我啊?我好像沒說錯什么吧……”龍御兵臉色漲得像火炭盆,突然一甩袖子氣呼呼地走開了。

    蘇小魚斜了木無雙一眼,重重嘆了口氣:“哥,你完蛋了!”木無雙撓撓頭小聲嘀咕說:“可是小魚,我沒惹著小師叔啊……”蘇小魚哼了一聲說道:“榆木腦袋,榆木腦袋!懶得理你!”然后蘇小魚便朝龍御兵追去,只剩木無雙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過了片刻木無雙才喃喃說道:“小魚,你還沒告訴我郎怯去哪了呢……”

    龍御兵氣呼呼的坐到自己床上埋怨道:“我昨天擔心成那樣!他居然一句話都不說,故意看我笑話是吧?!小魚,你說他是不是找打?”蘇小魚也冰著臉說道:“龍姐姐,我哥就是個白癡,你早該狠狠揍他一頓了。”龍御兵猶豫了一下,有些猶豫地望向蘇小魚:“可是……不會打出毛病吧?畢竟他昨天傷的那么重,又沒有死流氓皮那么厚。”

    蘇小魚卻是依舊繃著臉慫恿龍御兵:“我哥那種混球,龍姐姐就算往死打也沒事——畢竟不打不成才么!”龍御兵急忙拉住蘇小魚的手說道:“小魚,算了,他也不是成心的……”蘇小魚微微一笑搖搖頭:“這么快就舍不得了?龍姐姐,又不是我要打他,你不用跟我說啊。”龍御兵長嘆一口氣,一言不發地低下頭。

    蘇小魚剛要安慰龍御兵的時候,忽然聽白艷艷在門外大聲喊道:“龍小姐在嗎?白艷艷有事求見。”龍御兵打起精神站起身子來到門外,寒暄過后白艷艷大步走到龍御兵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龍御兵:“龍小姐氣色有些不太好,昨夜受寒了嗎?”龍御兵又擺出拒人千里的冷傲說道:“多謝白小姐掛念,找我有什么事呀?”

    白艷艷有些神氣地笑了笑,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好事,北謨太守來看你了。”龍御兵秀眉微蹙問道:“北謨太守?難道韃子那邊又有動作了?”白艷艷轉身朝門外,一邊走一邊神秘兮兮地說道:“龍小姐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哈哈。”

    蘇小魚見白艷艷走出大門,才嘟著嘴小聲說道:“得意成這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吧!”龍御兵深吸一口氣想了想:“怎么也得過去看看再說,走吧小魚。”龍御兵和蘇小魚來到會客廳,只見北謨廉笑容可掬地抱拳說道:“龍小姐最近日夜操勞,著實消瘦了不少啊!”

    龍御兵淡淡一笑客套道:“讓太守大人費心了,龍御兵慚愧。”白曉峰也笑呵呵地幫腔說道:“龍姑娘,你就別謙虛啦!北謨太守說的沒錯,看你都瘦成什么樣子了。”北謨廉拍了拍手,幾個家丁立刻抬上成捆的的布匹綢緞、金銀細軟等物擺到龍御兵面前。

    龍御兵正色問道:“北謨大人,這是何意啊?”北謨廉指著那些財帛解釋說:“龍小姐不要誤會,這些都是拿來犒賞諸位的,具體怎么分配,就全看你和白先生了。”白曉峰搖搖頭推辭道:“太守大人,一來白某家里算也略有薄財,二來白某在這并無多少建樹,依老朽所見,這些還是給龍姑娘他們比較合適。”

    龍御兵急忙行禮回絕道:“這可使不得!白前輩,這有違我派門規呀……”白曉峰打斷龍御兵說道:“龍姑娘,你們客居在外,多些錢財傍身總是好的。老朽絕無輕視你們九劍閣的意思,龍小姐能明白吧?”龍御兵點點頭說道:“龍某明白,只是,這些財物我們不能收……”北謨廉有些不高興地說道:“龍小姐,這些只不過是我青陶川官吏士紳的一點心意——你要拿去賑濟災民,或者充為軍餉全是你一句話的事。”

    龍御兵正在猶豫的時候,張修文咳了一聲淡淡說道:“張某代龍師妹,謝過北謨太守。”龍御兵如遇大赦地看著慢步走來的張修文,張修文又拱手對白曉峰行了一禮:“多謝白前輩仗義。”白曉峰笑了笑點點頭:“還是張正閣夠爽快!”

    北謨廉也滿意地笑著,然后看著不卑不亢的張修文:“張正閣,朝廷的援兵很快就到了,你也不用在冒出朝廷命官了,”然后北謨廉哈哈一笑接著說道:“——這可是重罪啊!”張修文搓了搓手指,也微微一笑點點頭:“張某自然明白,更是惶恐不可終日。所以太守要拿下張修文的話,不用派捕快,張某馬上自己把自己綁了送到太守府。”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