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從人類消失開始 > 第四十九章 我輩修士,當有壯氣
    天穹之上,李鳳棲訝然不已,“他倆知道真相了?”

    妲己頷首,“猜到了一些。”

    李鳳棲心緒波動,“他們怎么可能猜到這場天選的真相,如果不是那灰袍道人告訴我,我會一直蒙在鼓里。”

    就是灰袍道人說了,自己也難以相信。

    妲己心里腹誹。

    那是因為你笨。

    笑道:“徐墨規是讀書人,她眼里看見的東西,和你們劍修不一樣,世間事情的本質和真相,最易被讀書人看穿,通過蛛絲馬跡,她能猜到天選之后會有兇險萬分的事在等她;而梁笙么……他從一開始就知道。”

    因為從九州來的那位劍修,在贈予梁笙的劍上留下了兩段神念,其中一段神念,便是關于天選之事的真相。

    這件事也是九圣人默許的。

    其實是商皇授意。

    其他圣人沒辦法。

    總不能真因為這顆星辰的一點小事,而和一位劍修圣人撕破臉皮。

    人間劍修,殺力最重。

    圣人尤勝。

    九圣人之中,若論殺力,商皇第二,無人敢稱一。

    妲己又道:“實際上,最后天選的十人,除了被妖王兀蟲放養了的食鐵獸東魁,其余九人都已經知道真相。”

    天選真相,選送死之人。

    李鳳棲是沒辦法,被灰袍道人逼著去封印八荒牢獄,但凡有選擇,他都不想送死,想當然的道:“如此一來,豈非人人求輸?”

    妲己眉眼彎彎,斜乜他一眼,“你以為人人都是你李鳳棲?若你們這顆星辰人心皆如此,我九州修士何苦耗費如此心血來拯救?”

    須知類如這顆星辰的地方,整個蒼茫星空中,還有很多。

    李鳳棲倍感尷尬。

    下面天選臺上的梁笙和徐墨規,也在啪啪打他的臉。

    這兩人出手了。

    不是為了求輸,而是為了求勝,知道真相的兩人,都愿意留下來,讓對方活著去九州——留下來也不一定會死。

    這是劍修和讀書人的大義。

    徐墨規垂手而立。

    讀書人不擅長近身廝殺,不過罵架不含糊,獨占九州鰲頭,尤其儒家圣賢出口成憲。

    若是遇見不要臉的儒家君子、圣賢,其他修士真會輸得灰頭土臉。

    出口成憲對徐墨規來說,過于遙遠,實際上這個境界的讀書人,在九州那邊幾乎全都呆在書院里,沒有儒家圣賢帶隊不會出門負笈游學。

    無他,讀書人真的不擅長打架,尤其是前期境界。

    徐墨規不能出口成憲。

    但她有《抱樸集》。

    這是開一派學脈的儒家寶物,其上有這一脈學問的一些文運,也有那位須臾先生的妙手墨寶,于是徐墨規便擅長打架了。

    很擅長的那種。

    心念動處,以小筆毫在封面上描了一朵須臾花的《抱樸集》從秘境之內浮空于她身前。

    無風自翻。

    扉頁之上,有須臾先生給她的寄語:人間事無大小,人心處處見巨細,行事蹈心,格物自知,始知平真,始至自然,始終原始。

    墨韻自書中流淌而出。

    牽連一線。

    宛若一條涓涓溪流,和徐墨規連在一起,極為絢麗。

    徐墨規輕啟朱唇,“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詩句。

    不是出自《抱樸集》,也不是出自九州儒家,而是出自地球上詩仙李白的詩作。

    天穹之上靈氣涌動。

    唰!

    一片靈氣洶涌而下,化作一片雪亮瀑流,縱貫長空。

    梁笙按劍。

    他不會劍法,恩師傳給他的只有一柄劍,以及一柄吸納靈氣的修行功法,但凡廝殺,他都是按照形勢和想法,隨意出劍。

    無招勝有招。

    這是武俠高手的境界,對于梁笙而言,并不是如此。

    他要達到的境界很簡單。

    心之所往,則劍之所在。

    面對這從天而落的靈氣瀑流,他按劍,拔劍。

    出劍!

    迎天而斬。

    天穹之上,李鳳棲沉吟半晌,“有點不對。”

    妲己沒發覺哪里不對,“什么意思。”

    李鳳棲緩緩道:“徐墨規得到的傳承是儒家,那么她應該是儒家的讀書人,但她剛才念的那一句詩,出自一個叫李白的天才詩人,那個詩人,不是儒家。”

    妲己笑如銀鈴,“眼界不要局限于你們這個星辰,九州所謂的儒家,也并非你們星辰上的儒家,在九州,儒家囊括極寬,幾乎所有讀書人都在儒家范圍內,比如像你們這顆星辰上的法家,在九州也是儒家分支,所以九州那邊的儒家,其實彼此之間吵架一日沒停過,沒幾個讀書人對彼此的學說心悅誠服。只要哪一脈出了個圣人,那么那一脈的學說就會占據上風。”

    李鳳棲恍然。

    “為什么會形成這種局面?”

    妲己想了想,“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所以道理只能在讀書人之間講來講去,偏生讀書人不是最多的一撥,于是妖族、劍修、武夫、巫族和道家等,為了方便,索性把所有讀書人歸位到儒家,實際上,在儒家那邊,確實將很多思想劃分了出來,比如法家和墨家。”

    李鳳棲愣住,“墨家?”

    墨家不是地球上墨子的主張思想么,怎么九州也有。

    妲己意味深長,“你以為的是你以為的,其實數千年里,獄卒后裔中很多人去了九州,只不過我是最早的那一批而已。”

    九州也有人來此。

    李鳳棲懂了,“還有哪些出名的人去了九州?”

    妲己略一思索,“說個兵家人物,仔細想想,你知道的歷史先人之中,有誰年紀輕輕便已功蓋千秋卻英年早逝的。”

    李鳳棲腦海里立即浮現一個人名,“霍去病?”

    妲己笑著又說,“對于你們而言,活得最長的那個人是誰?”

    “彭祖?”

    彭祖壽高八百。

    妲己笑而不語,“去九州的人很多,有些人在九州泯然眾矣,有些人卻像陳樹一樣,光彩熠熠照長空,不急,待你去了九州,自己去找罷,且先觀戰,你和梁笙皆是劍修,這一戰興許能讓你有所觸動。”

    話音未落,忽有兩人聯袂而來。

    一位中年讀書人,穿著青花儒衫,施施然間極有雅氣。

    一位劍修,腰間挎劍。

    妲己便對兩人行禮,道:“兩位可真是不急。”

    劍修是梁笙的恩師,他境界不高,但極有劍修傲氣,即使面對妖王兀蟲和道家高人白裳也不卑不亢,此刻對妲己,也是平常心,道:“本不打算來,不過想著萬一梁笙輸了,還是問問他的抉擇。”

    輸了去九州,還有什么抉擇?

    李鳳棲不解。

    一旁的讀書人卻笑道:“相對于黃天之流的求輸行徑,我倒是希望你那位弟子和我家小師妹都能留下來,我輩修行者,當有一肩挑日月之壯氣。”

    他不是須臾先生。

    僅是那一脈學問里成就較高的一位大儒,是須臾先生的得意門生之一。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