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奮斗在2005 > 第三十四章 母女倆
    出了山鍋子,王悍就和張藝敏先走了,他們已經同居。

    蘇蘇無聲笑著,抬手彈了彈修長的纖指,和他們告別,夜風中,她象一只天使似的,靜靜就站在林楓的身邊,柔柔的眸光注視著他。

    只剩下兩個人,氣氛多少有點變,這是他們第一次單獨相處的時光。

    “不會真的拉我去宿舍下針吧?你晚上要回家的吧?”

    “有沒有被我嚇壞呀?”

    蘇蘇保持笑容,她難得在一個男孩子面前一直有笑容,太難得了。

    手機,這時響了。

    蘇蘇一看是老媽的來電。

    “媽,”

    “在哪呢?今兒都幾點了,還不回家?”

    “和我同學在一起呢?”

    “呃,不會是你爸打回電話說的那個事有關的男孩子吧?”

    “是呢。”蘇蘇承認的很干脆。

    “讓他送你回家,老媽掌一眼,居然有人能入你眼?真是奇怪了。”

    “好!”

    蘇蘇就這么干脆,幾句話就決定了讓林楓送她回家。

    林楓卻有點凌亂,這么快的沒絲毫預兆的就要見蘇媽媽啊?太快了吧?

    他有點怔。

    “怎么了?我媽又不吃人。”

    “那個……我有點怕見生人,尤其是中年的女性。”

    “我媽好和藹的,你又這么俊,她不會瞅不你不順眼啦,去吧。”

    “能不能不去啊?”

    “人家還沒練針呢,你真不去?”蘇蘇又提到這個茬兒了。

    林楓就翻白眼,“天吶,去你家了還練什么針?”

    “我家里有好多新針,一打一打的,所完一次不用消毒,直接換針頭就可以了啊,我媽好希望我學會打針呢,你不幫我嗎?”蘇蘇口氣膩軟。

    尤其那小眼神兒中還帶著一絲祈盼。

    林楓有如被雷神擊中一般,“幫,我豁出去了我……呃,怎么感覺這個坑又深了好多啊?蘇蘇,你對我做什么了嗎?我是不是糊涂了?”

    “嘁,我需要對你做什么?針靶子而已,你想多了吧你?”

    “啊,只是針靶子嗎?”

    “你以為呢?那個姓譚的老頭兒,陰謀算計本小姐,怎么他就沒想過這是把你扔進了虎穴狼窩啊?還大賺了?笑死人了都……不過,對你也不是沒有好處的,最多一年,我保證你練成臀部的鐵布衫。”

    噗,林楓噴了。

    “我哪有那天賦?我就不練了吧?”

    “要練的,我們是老同學嘛,要進步一起進步啊,在班里就屬咱倆笨,我練針,你練鐵布衫,一年之后咱們還有長進,咱們就練它三五年啊。”

    “那你覺得……我那時還活著嗎?”

    林楓很認真的問。

    蘇蘇居然一挽他的胳膊,拖著他就走,邊走邊道:“我早說過啊,我沒醫術還有醫德的,扎不死你啦,屁股那兒肉大,扎幾針怎么死得了?”

    路邊有出租車停靠過來,林楓還想掙扎一下,卻被蘇蘇塞進車里。

    ---

    ‘明湖小筑’是平海市最高端的物業,沒有之一。

    平海‘明湖’是相當著名的一個湖,也算本地最具湖光山色的好地方,明湖小筑就在明湖北面的那塊地上,這里每平達到18000元,這是平海最嚇人的房價,只這一塊,再無上萬每平的高端物業了。

    在十年之后,明湖小筑的房價每平漲到88000,還是有價無市。

    蘇氏地產開發的‘明湖小筑’叫譚氏地產集團都望而興嘆,當初爭這塊地的開發,譚氏慘敗在了蘇氏的手下,因為蘇蘇老媽沈云芝出馬了……

    沈云芝出身的沈氏可不是平海人,她是省城巨紳沈巨元的愛女,老沈可不是簡單角色,年齡都比譚家老爺子大十歲,人家發家致富時譚老爺子還在苦苦罟斗中,不是一個檔次的,但譚氏近些年的發展相當迅猛,直追省豪沈氏這樣的巨紳豪族之后,不過此時的沈氏在國內都遍地開花了。

    譚氏想追上沈氏,再有十年都未必能追得上。

    差距就是差距,底蘊就是底蘊。

    有沈氏這樣巨商在背后為聯盟的蘇氏集團,所以強勢也是正常的,這幾年在省城范圍內,沈氏只保留了基本盤,總部都遷去了‘魔都’,這也是蘇氏在省城競標爭地要忌憚譚氏的一個主因。

    在東南那邊沈氏的名譽影響已經很響亮,譚氏是不能和人家比的。

    但在省城這邊,崛起的譚氏超越了沈氏留下的基本盤。

    當然,有一些冰山下隱藏的東西是不為世人所知的,誰都有秘底的。

    林楓并不知道蘇蘇老媽沈云芝是怎樣一個出身背景。

    他眼下要頭痛的是見了蘇媽媽沈氏怎么應付?

    過不了這一關,自己泡蘇的大計就完了。

    如果蘇蘇把外公的話講給她家老媽聽,自己今天能活著走出沈家不?

    說法是夸張點,但就是那個意思嘛。

    ---

    “喲,小帥鍋呀,來,進來,給阿姨好好端詳端詳……”

    美婦人正是蘇蘇的親老媽,美的冒泡泡那種,和她閨女有八分相似,不過倆人要站在一起,林楓感覺就似一對姐妹花,絕對不是母女。

    “呃,阿姨?蘇蘇,你確定這不是你姐?”

    林楓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討蘇媽媽的喜歡,女人沒有不喜歡這么夸的。

    年輕到被別人認是自己女兒的‘姐姐’,這得多年輕啊?

    “是個小猾頭……”

    沈云芝嫣然一笑,和蘇蘇更象了,美眸盯的林楓真有好心虛。

    人家也就和自己老媽差不多的歲數,可怎么看上去比老媽年輕十多歲?

    林楓就鬧心了啊。

    其實沈云芝準備給女兒的男同學來個下馬威的,蘇家的閨女哪么好追?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要說這年頭兒不包辦孩子的婚事,那看什么家勢,象蘇氏這種巨紳大富的家勢,不嚴格審‘婿’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最最關鍵女兒是獨生女,將來蘇正東所有財產都是她一個人的,所托非人的話豈不是白白便宜了某些人?這絕對不是蘇爹蘇娘會接受的結果。

    然而下馬威沒能‘威’出來。

    沈云芝第一眼看見林楓的時候就把眼內威凌的冷芒散去,奇怪了啊,我什么心性?怎么能這么放水啊?我就這一個閨女啊我……

    等聽完林楓的話,剛要硬起心腸的沈云芝又一起柔下來,汗一個先!

    她輕輕捅了一下女兒的腰眼,“你還有這個質量的同學?”

    “看著順眼點,其實是個比我還笨的笨蛋,連平醫大都沒考上。”

    母女倆在咬耳朵。

    “真這么笨?”

    “是啊,不然能給我拐來練針啊?”

    “啊,丫頭,你別整出人命來。”沈云芝可是知道女兒什么性子。

    “那不至于,媽,我技術差點,不是還有醫德的嘛?”

    “屁的醫德,你也就糊弄糊弄這個笨蛋。”

    沈云芝撇嘴小聲說。

    蘇蘇朝老媽擠了擠眼兒,“媽,我去換衣服先……”

    她蹦蹦跳跳就上樓了。

    沈云芝讓林楓到客廳先坐,一付‘丈母娘看女婿’的慈愛目光,上上下下把林楓‘審視’了好幾遍,且越看眼里的喜色越不遮掩,真好皮囊。

    “叫啥?”

    “姐……哦不,阿姨,我叫林楓,雙木林、木風楓。”

    沈云芝莞爾,又叫我‘姐’,她心里美孜孜的美,果然我好年輕呀,就這一聲叫的讓沈云芝的聲音就更柔了兩分,“家里還有什么人?”

    “我和媽媽相依為命,我爸,今年先走了,癌!”

    “不好意思,阿姨問的唐突了。”

    “人的命,不是病,”

    林楓淡淡說。

    沈云芝眸子一亮,突然就看到了林楓眼里的成熟滄桑。

    這孩子……挺成熟的。

    “真敢追我家蘇蘇?”

    “啊?我、我就試試,蘇蘇好,真的好。”

    “不怕她弄殘你?”

    “人的命,”林楓又一句。

    沈云芝咯咯嬌笑,“有點意思,你這孩子。”

    “阿姨,求你個事……”

    “說說看?”

    “您看是不是別讓蘇蘇扎我二百針啊?我怕今兒回不了家……”

    噗,沈云芝噴了,還以為什么事,一見面就敢開口求人?你多的臉?

    原來是這事啊?不過,沈云芝苦笑,“這事,阿姨,幫不上你呢。”

    “阿姨,那我先閃?”

    “那不能……”沈云芝神情一板,“你要跑了,那臭丫頭把阿姨摁那兒練了針咋辦?她多少有點強迫癥,阿姨得跟你講講,背負一個女孩子一生的幸福是一件很沉重的事啊,這一生中的考驗多著呢……”

    “可是……阿姨,您說我萬一被扎成小兒麻痹,蘇蘇還要我呀?”

    “那阿姨這關你也過不了呀,所以呢……你要配合她下針,”

    什么?

    還要我配合啊?

    林楓差點沒暈過去,這母女倆都是整死人不償命的主兒吧?

    蹬蹬蹬……樓梯口出現了蘇蘇,她換上了熱褲,一雙腿真是白的扎眼。

    但是現在,林楓哪有心思看腿?

    看到蘇蘇笑盈盈的招手,他的小臉兒頓時就黑了。

    黑綠黑綠的。

    “來,到我房間來,我準備了哦,今兒先練針五分鐘吧,不疼的……”

    真的不疼啊?

    這要信了你,我會不會給扎成‘小兒麻痹’啊?林楓心里翻騰著。

    他一伸脖子,咽了口唾沫……月亮出來了沒?哥們想瞅一眼去……

    “去吧,小林同學。”

    沈云芝的聲音更象是一縷催魂之音。

    林楓鼓足勇氣,站了起來。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