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奮斗在2005 > 第三十五章 針靶子
    沈云芝看著林楓戰戰兢兢上了樓,她無聲一笑。

    這孩子,還算乖嘛。

    人嘛,長的真俊呀,從儀表外型上說,還是很配我家蘇蘇的呀。

    不過,不知道他家勢怎么樣?要是太差的話,當幾天針靶就算了,至于其它的肯定是不用多想的,想了也沒有用,蘇家女可不是誰想娶就能娶的。

    家勢,非常重要,這一點沈云芝是有深刻認識的。

    那孩子說他父親今年‘走’了,單親家庭了啊?這一點,不太好啊。

    倒也不急在這幾天,可以再看看,女兒那兒是放心的,沈云芝才不會相信女兒腦袋一熱做出什么事來,她太了解閨女了,誰敢對她做啥,有可能在一分鐘時間內被揍的生活不能自理。

    所以,沈云芝很放心林楓跟著女兒進了她的香閨,肯定出不了事。

    不過,一聲慘叫從二樓傳來……

    沈云芝微微抬頭,望向二樓的方向,嗯,是那孩子的聲音。

    肯定是他的聲音,他是針靶子嘛,叫就很正常。

    “啊……”

    又一聲,比剛才還要撕心裂肺一點。

    于是,沈云芝緩步上樓,她準備在差不多的時候介入一下,別真給扎成小兒麻痹怪可惜的,小家伙嘴也甜,會說話,給自己第一面印象很不錯。

    “啊……”

    真有那么疼?

    到了二樓的沈云芝秀眉蹙了蹙。

    她沒有走過去,因為女兒房間的門是大敞著的,她過去就不妥了嘛。

    二樓也有小客廳,沈云芝就在沙發上坐下來。

    話聲從女兒房間里傳出來。

    “姐啊,你扎錯地方了吧?”

    “這不是PG嗎?難道扎腰上去?”

    “不是啊,肌注,要扎在環跳穴那里的好不好?”

    “我知道啊……”

    “你真的知道嗎?那針為什么扎在我PG蛋了呢?”

    “我這不是練針嘛?穴道是能瞎扎的啊?扎成你小兒麻痹我可負不起責呀,我現在的針術還沒到了扎穴道的高度,明白了吧?”

    林楓哭了,“呃,合轍你亂扎,我還得感謝你啊?”

    “那你以為呢?”

    “啊……%¥#—*)——?”林楓不知說啥了。

    又一針。

    蘇蘇柔聲說,“醫生的事,你懂多少?還慢點?慢點能疼死你,打針就是要一針直戳,讓你感覺不到疼,懂不?要不慢點擰著針扎一次試試?”

    “別啊,也不能太用力是不是?我這又不是豬皮,很好入針的嘛,你用那么大勁兒,我就擔心你把針給閃斷了……”

    “哦,我再試一針中等力度的。”

    “啊……”

    “鬼叫什么?再亂叫扎死你啊。”

    魔女的真面目快露出來了。

    “嗚……”

    “呃,這針有點歪,重扎……”

    “我去……歪點無所謂,這個不講角度的吧?”

    “歪了我看著不舒服啊,這針我保證扎正了……呃,又歪了,你別動,你一動肯定扎歪,乖,不要動,趴正了,呃,還是有點歪……”

    林楓真哭了,從沒想過會遭這種罪。

    “你不要出聲,不要喊疼,不要和我聊天,這都影響我下針的,”

    “……”林楓心說,我快連氣都沒了我。

    “這針還行,就是不夠深。”

    “呃,可以了啊,我都感覺戳我骨頭上了。”

    “胡說八道,這里肉很厚,怎么會觸及骨頭?你要放松,肌肉不要用力,不然挾斷了針頭,進了血管里,上帝也救不了你……”

    天吶,這太危險了啊。

    “蘇姐,其實,我想和你說,是不是換個職業啊?”

    “換職業之前,我一定要學會打針的,不然和我老媽交待不了,醫大混了二年連個針也打不了,我有何面目見我父母呀?對不?”

    蘇蘇說的蠻有道理。

    可是,林楓真的內牛滿面了。

    “姐啊,真的換個職業吧,這是個高危行業啊。”

    “我沒覺得危險呀?”

    林楓抽泣著,“可我危險了啊,姐……”

    “能好好聊天不?你有屁的危險?我是醫生呀,保你沒事……”

    “……”林楓都不知說啥了,我就是讓你弄的有事了好不?還保我沒事?再保我真快小兒麻痹了,“姐,差不多了,五分鐘多了吧?”

    蘇蘇很溫柔的說,“沒事,你別擔心我,我不累,手也不抖。”

    “姐,可我渾身在發抖啊。”

    “看見了,再扎幾針你就不抖了。”

    “是啊,快暈過去了,我還抖個屁啊?姐,行了……”

    “哦,那再來十針,你數著……呃,這針又歪了,都怪你和人家瞎聊天聊的來,這針不算,重扎……”

    “……”

    林楓一翻白眼,‘暈’過去了。

    扎得他冒了一身汗,加上緊張什么的,再不暈過去也說不過去了。

    “喂,喂,這針不疼吧?喂……笨蛋,說話……”

    “暈過去了,說屁話呀?”

    沈云芝走了進來,看見了……好吧,看見就看見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

    母女倆在小客廳坐著,相依偎著。

    “小伙子還行,脾氣挺合適,換個人,早跑了……”

    “媽,先扎三天看看唄,三天不跑,再說。”

    “你丫頭手也夠黑的,都出血了。”

    “很正常啊,打針哪有不出血的?扎不壞,就是肉疼肉疼。”

    蘇蘇什么不知道啊?

    “哎,你這種折騰法兒,碰上個好的也得給你扎跑了……”沈云芝對女兒的脾氣太了解了,她裝傻充笨在這折騰人呢,往死里折騰啊。

    “媽,有些人裝的很深,先扎三天看看情況,不行再加幾天,我就不信了,哼哼……不過這個家伙是挺笨的,破平醫大都考不住啊他……”

    “人笨一點,未必就不是好處,太猾頭的,媽就更不放心。”

    沈云芝抓著女兒手說。

    “哼,他一見面你就亂叫‘姐’,說明他就是個猾頭,想討好你呀。”

    “正常,誰來見準女友的媽媽也要擺出討好姿態,難道還敢趾高氣昂的擺臭譜兒?那估計是腦殼里塞的都是豬屎,”

    蘇蘇一笑,“媽,是不是這個笨長的挺俊,你瞅著也挺順眼?”

    “單純從這方面說,我得承認,小伙兒長的俊秀好看,的確順眼,就怕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所以老媽才不反對你下針折騰他……再就是,這孩子是個單親家庭,這一點,不太好……”

    “媽,單親家庭不代表就沒有其它背景。”

    “有什么背景?”沈云芝問。

    “不告訴你。”

    蘇蘇嬌憨的說。

    沈云芝秀眉一挑,“你爸競標的事,真是他插了一手?”

    “我要說不是呢?”

    “媽看著也不象啊,你那些同學們也沒有一個有背景家勢的。”

    “媽,不說這些,我就拿針先試試他……”

    裝‘暈’的林楓在房里偷聽呢。

    他當然不會真暈過去,重生者啊,咋也得有點‘優勢’不是?

    不過,真給扎慘了,少說挨了二三十針。

    正如沈云芝說的,這丫頭手是真夠黑的,也真下得去手。

    這骨子里可不是個溫柔的主兒,就是不知得到她的心之后,會不會對她深愛的人‘溫柔’,如果仍不會溫柔,自己這輩子算栽進枯井里了。

    從表面上分析吧,她聲音那么甜膩,可手段咋能這么狠辣呢?

    就算是試探我吧,也不能下手太黑吧?

    ---

    被蘇蘇送到家門外,林楓還齜牙咧嘴的。

    “別裝了,好象有多疼似的,是不是男人啊?”

    “男人就該這么慘?”

    “那必須的,”蘇蘇說的那叫一個理直氣壯,“以后還有更慘的。”

    “蘇同學,我沒得罪你啊,你爸這回還占也便宜的好不好?”

    “你外公得罪我了。”

    蘇蘇倒是直言不諱的說了實話。

    “他老人家那不是個美好的期許嗎?你嫁給誰不得被‘占’便宜?誰叫你家這么肥呢?對不對?好歹咱們多年同學,考慮便宜我唄,咱們知根知底的,我也是個好孩子……”

    “哎喲,你把自己夸成一朵花兒了啊?”

    “倒不是我自夸,你也看見了啊,哥們兒這身材,這顏值,這頭腦,四肢健全,五官端正,有鼻子有眼……被你扎哭都沒動一下,是吧?”

    “說的都沒錯,尤其最后一條,挺好,我也是有眼力的,所以才選你當針靶子,明天繼續,不過明天裝暈也沒有用的,少說五十針……”

    林楓聞言差點就摔下臺階去,感情我裝暈你也知道?

    他大睜眼望著蘇蘇,吃驚不小。

    蘇蘇手在他后腰眼兒上擰了一下,小聲說,“不是我媽進來,今兒最少也得五十針,便宜你了,趕緊滾,笨蛋……”

    “啊……那個,我明天可能有事……”

    “隨你,”

    蘇蘇嫣然一笑,轉身回家了。

    林楓楞了一下,‘隨你’?這兩個字的內涵有點深奧啊。

    他回了家想了半夜,也沒有把‘隨你’的全部內涵給搞清楚了。

    不過,第二天的下午,林楓就坐不住了,一方面屁股還疼,一方面在琢磨,這針靶子要不要當下去?蘇蘇明說了,最少三天,這是說給自己聽的,如果連三天也堅持不了,還追個屁呀?

    到五點半的時候,林楓沒有等到蘇蘇的電話。

    六點,林楓出了網咖,拔通了蘇蘇手機。

    “想通了?”

    “我還想吃山鍋子,就咱們倆,行不?”

    “來學校門口接我,到了給我響電話,”

    蘇蘇答應的很痛快。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