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權臣家有神醫妻 > 【076】甜寵文的標配女主


    小草側頭看了一眼自家妹妹,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聽著句句都是夸贊,本質上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要說明褒暗貶,或者羨慕嫉妒之類的,好像也不是,蠻奇怪的。

    “四姐姐怎么了,看我作甚?”聞人瀅疑惑的問道。

    小草搖搖頭,“沒,我們走吧。”大概是想多了。

    一邊走著,小草隨意的問起聞人瀅那位黎姑娘都有哪些佳作。

    聞人瀅一開口就接連說了好幾首,都相當的經典,妥妥的流傳千古不解釋。

    小草沉默不語,經典?當然經典,她都能耳熟能詳的東西,納入了課本的東西,本來就已經流傳了幾百上千年的佳作,還能不經典嗎?

    聞人瀅說到后面,有一部分小草倒是不知道,所以這個黎若水,要么就是因為喜歡專門研究過,要么就是從事相關專業的人員。

    只是,將另一個時空,種花家的古文獻重要篇章據為己有,在這一方天地冒充才女,博取美名,小草真心覺得太無恥了,前世今生她過得都比較的順遂,遇到過很多的人——這其中交集很深的并不多——就算是大奸大惡的人,在過后也能拋之腦后,像黎若水這樣本質上應該不算壞的人,能讓她感官這么差的,還真的頭一個,而且輕易忘不了,畢竟,生活在這個圈子里,黎若水為了維持她的才女之名,無恥的行徑必然會繼續下去,每有“佳作”傳出,小草不可能像以前一樣一無所知,黎若水不停的“刷存在感”,大概能刷爆她的惡感值。

    至于那什么第一美人,這人的審美各異,就小草自己,遇到的很多人都覺得很漂亮,卻也沒覺得誰能堪為第一,是不是存在那么一個人,能將所有人的審美統一起來,小草不知道,但是,黎若水雖然也算漂亮,卻絕對沒到那個地步,能謂之第一,大概是“才女”光環加成。

    在小草眼里,她是個假才女,無恥又卑劣,自然,其他方面就更打折扣了。

    才情上,不知情的人,再苛刻大概也不能否認,只是這性情上,小草覺得,這黎若水的處境可能就有點微妙了,黎若水的狀態,小草是以專業的眼光能一眼看穿,但是,后宅的女人,從來不要小瞧,總有那么些特別厲害的,黎若水的伎倆能瞞住她們?

    就算黎若水的性情,真的跟林妹妹類似,那林妹妹也不是人人都喜歡不是?

    別人不說,就聞人瀅,那也絕對比小草看得更清楚,盡管小草經歷了很多,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但是,那些人對于她來說,絕大多數都是匆匆過客,讓她看透人心的機會并不多。

    聞人瀅重生回來之后刻意找機會接觸過黎若水,黎若水那點伎倆,在她眼里,遠不夠。

    或許有不少男人喜歡黎若水這個調調,想娶她為妻,他們的母親可不會喜歡這樣的兒媳,男子有才情,那是傳得越廣越好,這女子有才情,傳得廣了,那就是張揚了,而且這種女子會讓人覺得不安于室,這當婆母的尤其不喜歡。

    這真的是很諷刺的一件事情,也是很無可奈何的事情。

    縱觀歷史,那些名聲在外的才女,有幾個能有好下場的?

    聞人瀅掰著手指頭,一只手都用不完,當然,這或許也是她讀書不怎么多。

    相應的,十幾歲的姑娘,年少慕艾,整個皇城,適齡的優秀公子少爺,總歸還是不算多的,如果這不少人的心思都在黎若水身上,其他姑娘能不嫉恨?

    對于這些彎彎繞繞,小草就算知道不多,她也明白,太過出類拔萃,也意味著孤獨。

    就跟他們家小四一樣,當然,他們家小四是神人,就享受那份“孤獨”,恨不得一個人地老天荒,一般人達不到他那境界,還是要沾煙火氣兒的。

    “黎姑娘的人緣好嗎?”小草想要稍微的驗證一下。

    “一個人優秀到人同齡人都感覺到自慚形穢,未免被襯得太過不堪,自然是躲得遠遠的,黎大人身為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又是再剛正不阿的一個人,其岳家的人都該參的參,該訓的訓,從不留情。”聞人瀅意味不明的說道。

    小草懂了,黎若水的人緣,那是比她預料中還要差,她父親那么性情的人,下屬都巴結討好不了,他們家的姑娘,自然不會去捧著黎若水。

    “黎尚書沒有親兄弟,黎副都御使同樣是獨子,黎姑娘嘛,還有六個姐妹,一個兄長,黎家另外六位姑娘,其實具是聰慧之人,只不過比起黎姑娘,她們就如同那皓月之下螢火,毫不起眼,她在姐妹中本來行三,外面一向都稱她為黎姑娘,而不是黎三姑娘,其他人被提及,也往往都是‘比起黎姑娘差遠了’,‘都是一個爹生的,差別怎么那么大’之類的,其他時候,就跟不存在似的。

    聽說黎副都御使對她也是格外寵愛,其兄長資質平庸,而且是庶出,二十幾歲的人了,連秀才都不是,黎副都御使對其要求甚嚴,要他向妹妹學習,聽說時常將‘蠢貨’、‘榆木疙瘩’、‘廢物’之類的詞兒掛在嘴邊。

    黎夫人出身襄國公府,襄國公府同樣是以武傳家,現任襄國公是黎姑娘的外祖父,三年前才卸任中軍左都督(正一品)一職,大舅現任中軍都督同知(從一品),升為都督只是時間問題,小舅為地方衛指揮使(正三品),表兄弟也多在軍中任職,可謂權柄赫赫。

    黎夫人倒不是舞槍弄棒的女子,也只能算是普通貴女,才學平平,她跟二嬸一樣,只生了三個閨女,或許是在才學上吃了虧,被人詬病,生了這么個才情出眾的閨女,好似徹底揚眉吐氣一般,如珠如寶似的疼著寵著,這長女跟三女,還比不上次女的一根手指頭。

    同樣的理由,黎姑娘在襄國公府的地位也是高得很,不說那些長輩,就算是那些表兄弟,他們倒是沒有被逼著讀書什么的,還時常被訓誡要保護好表姐表妹,所以,他們不是想娶黎姑娘的,就是將黎姑娘當親妹妹一樣疼的。至于那些表姐妹……”聞人瀅笑笑,不再說話了。

    行了,姐妹表姐妹都得罪光了,實打實的“孤家寡人”了。

    若不是背景實在太硬,指不定被算計了多少回了,還有沒有她這個才女存在都是未知數。

    說起來,小草前世也是沒看過什么小說,不然的話,聽自家妹妹一席話,大概就能明悟過來,這黎若水簡直就是甜寵文的標配女主嘛,你看看——

    第一的才情,第一的美貌,家世顯赫,諸多長輩獨寵,一串一串的愛慕者……

    照這個發展,后面應該還有個出身更顯赫,方方面面樣樣優秀到不行的男子,打敗諸多情敵,來一場盛世婚禮將她迎娶過門,然后視其他女子為無物,獨獨對她各種寵寵寵,要星星不給月亮,以后還有兒子閨女寵,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當個被寵的傻白甜就夠了。

    當然,黎若水日后是不是這樣就不好說了。

    還好小草是不知道,若是知道了,不知道會是啥表情。

    等小草消化得差不多了,后知后覺的發現,別人家的事情,她家七妹妹知道得是不是太多了點?小草意味不明的看著聞人瀅,這是古代八卦小能手?

    聞人瀅被瞧得不明所以,摸摸自己的臉,“四姐姐瞧我作甚?我臉上有東西?”

    “沒,就是覺得,七妹妹知道得還挺多的。”

    聞人瀅心里一噎,“那不是平常也無聊嘛。”表情有點訕訕,心想,對于黎若水跟寇側妃兩個異數不多了解點,怎能安心,如此自然需要刻意去打聽,亂七八糟的事兒就知道了,要知道因為對這兩個人的過于關注,她娘都問起過,她也只是用對“奇女子”的好奇掩蓋過去。

    聞人瀅豈知,她家四姐姐應該才是那最大的變數。

    假山旁邊,芍藥叢中,有一石條凳,聞人瀅瞧了瞧四周,位置相對隱蔽,視線范圍卻比較特別,看得還挺寬,興許是因為芍藥花還未開,所以沒人,“四姐姐,要不就這里吧?”

    小草沒那么多講究,點頭。

    在石條凳上鋪了手帕,姐妹二人徑直坐下。

    聞人瀅對花花草草的似乎還挺有研究,對芍藥有哪些品種,花開之后花的顏色形狀之類的,說得頭頭是道,小草聽著,不時的頷首,一副好似受教的模樣。

    聞人瀅說完了,小草才緩緩開口,帶著三分笑意還有點小惡劣,“我只知道芍藥可以吃。”

    聞人瀅頓時震驚了,看著小草,有些不可思議,隨即有些幽怨了,“四姐姐你簡直就是焚琴煮鶴,俗不可耐。”

    小草笑出聲,伸手揉了揉聞人瀅的頭發,“你四姐姐我本來就是個俗人。”

    聞人萱的眼神更幽怨了,可是能怎么辦呢,這是她四姐姐,當然是順著她了。

    小草倒是跟她解釋了芍藥的好處,主要是以根莖入藥,主要分為白芍跟赤芍,前者是栽培所得,后者乃是野生,處理方式上有所不同,具有養血調經,斂陰止汗,柔肝止痛,平抑肝陽的功效,被譽為“女科之花”,除此之外,芍藥花也可以制成花茶,或者煮粥之類的。

    說到底就是用來吃的。

    聞人瀅點頭,見識了,“果然是用來吃的。”就差將“姐姐果然是對的”幾個字寫臉上。

    小草再度失笑,忍不住又捏捏聞人瀅的臉,雖然偶爾這丫頭給人的感覺有點奇怪,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小草還是覺得她很可愛。

    該說回到聞人家的確是過得不錯的,小草某些小惡劣也偶爾冒出來了。

    突聞一聲輕微的笑聲,“誰?”聞人瀅轉頭質問,顯得有點小惱火。

    有一姑娘從假山后面走過來,這姑娘穿著一身正紅色打底,黑色繡紋的衣裳,一般姑娘不會這么穿,會顯得老陳,這姑娘身上倒是沒那感覺,那小腰束得緊緊的,身段看著極好,面上帶著笑,是真正明艷又張揚那一款。“抱歉抱歉,我不是偷聽你們說話,是我剛好過來,你們說得正起興,不好打擾,才多聽了兩句,兩位姑娘見諒。”

    這姑娘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那種爽性人,通常情況下都難給人惡感。

    小草笑了笑,“沒事,不必介意。”在這種地方,也不會說什么私密的事情,入他人耳也無所謂。想要躲清靜的大概也不止她們,這地兒誰都可以來。

    聞人瀅的臉色也緩和下來,“甄六姑娘。”

    甄牧遙笑容未減,帶著一個淺淺的酒窩,“你認得我啊?你們是哪家的姑娘?”

    “家父禮部聞人侍郎。”聞人瀅開口道。

    甄牧遙恍然大悟,“大名鼎鼎的聞人書呆的姐妹啊。”說完,才恍然說錯了話,有點小尷尬,“那什么,聞人公子……”她不是要貶損那位大才子啊。

    “他本來就是書呆一個,沒事兒。”書呆什么的,聞人瀅真心聽得多了,如果是心懷惡意,故意這么說,聞人瀅大概會生氣,尋常的,四哥在她心里也就一個書呆。

    不過,也足見聞人旸那是比他老子還名聲在外,這是提前“功成名就”了。

    “我可以跟你們一塊兒坐坐么?今兒人太多了,想找到一個清靜的地方可是不容易。你們別挪位置了,我坐這兒就成。”甄牧遙直接在對面一塊不那么平整的石頭上坐下來。

    “甄六姑娘想找個地兒還能不容易?”聞人瀅笑道。

    甄牧遙擺擺手,“我跟她們性情不和啊,勉強湊一塊兒,大家都難受,何必呢。”然后目光落到小草身上,眉眼都帶著笑,“我也是個俗人。”

    所以跟小草她們搭話的緣由在這兒呢。

    “這位姐姐還是妹妹的,也是聞人大人的女兒嗎?我記得聞人大人好像就兩個女兒,長女嫁了……”又瞄了一眼聞人瀅,這個應該是幼女。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