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你好啊校草 > 第十三章 女孩子在外面要……
    然而,到這個時候,司不移會相信差點把她晃成腦殘的人么?當然不可能。她雙手依舊抱著燈柱,甚至還抱得更緊了。

    最后,青年忍無可忍,強行將她撕了下來……

    第二天,司不移是被酒氣熏醒的。掀開被子,司不移從床上爬了下來,順手拿出柜子里的衣服,就往浴室飄。剛進浴室,就對上正在往外走的室友。

    “司不移。”室友停下腳步。

    “嗯?”司不移有點茫然。

    “女孩子在外面要少喝點酒。”室友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一會,最后開口。

    “謝謝,下次不會了。”司不移挺感動的。

    不得不說,來到華大之后,司不移最走運的事情,就是碰到這一群室友。別看司不移跟她們相處時間不多,但是這些舍友都是好人。

    其實,司不移很少喝酒,昨天要不是學長們太過熱情,司不移也不會喝成那個樣子。現在想想,只怪她還沒學會拒絕。

    一進浴室,司不移就看到了正在刷牙的第二個舍友。

    聽到動靜,刷牙的姑娘連忙漱口,然后扭頭,看著一頭蓬亂的司不移。

    “怎么?”司不移正準備脫衣服,就感覺有人盯著自己,回頭正對上舍友那直勾勾的目光。

    “司不移,女孩子在外面要學會保護自己。”沾滿泡沫的嘴巴動了動,舍友語重心長。

    司不移有些茫然,卻還是很有禮貌的點頭。

    冷水澆下來,意識完全清醒,沖了個澡之后,司不移全身清爽,捧著剛洗好的衣服,朝陽臺走去。剛進陽臺,就碰上同樣在陽臺上晾衣服的最后一個舍友。

    舍友看了一眼司不移。

    舍友又看了一眼司不移。

    舍友再看了一眼司不移。

    被舍友接二連三看得全身發毛的司不移只能放下洗衣盆,轉身直視對方:“云潔,你想說什么?”

    “咳咳。”偷看被發現的室友清了清嗓子:“司不移,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形象的。”說完,對方就帶著自己的盆進了寢室。

    司不移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的洗衣盆,今天大家一個個都怎么了?連句式都像得這么詭異?

    收拾完宿舍,司不移捧著書往教學樓走。華大校園不小,一條軸線縱穿整個學校,順著這條主干道,穿過大半個校園,就到司不移的今天的教室了。

    不過,這一路上,怎么這么多人圍觀自己?司不移知道自己長得還可以,算得上一朵小小花,可平時自己走過去也沒這么高的回頭率啊。

    到教室的時候,正好上課鈴聲響起。教室前三排稀稀落落,司不移也不挑,直接落座。

    然而一堂課上得司不移渾身不舒服。在生死中掙扎無數遍的司不移,有著很敏銳的感知,在別人目光盯著自己的時候,司不移便如芒在背,這是快穿之后的后遺癥,就算過去了好幾年,也沒能消失。

    平時,司不移也坐在前面,但那個時候,幾乎沒人盯著自己。可是,今天這感覺,司不移大致估摸了一下,教室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看著自己。

    下課鈴聲剛想,司不移便坐立不安。她甚至想卷卷書本,去最后一排貓著。

    休息時間,原本坐在講臺上的教授,默默的走到司不移旁邊的空位坐下,看了司不移好一會,然后拍拍她的肩膀:“司不移,女孩子在外面要自愛。”

    說完,嘆了口氣,便往教室外面走。

    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司不移頂著一臉我是誰,我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的茫然表情,走到舍友們的身邊。

    “司不移,所有的答案都在這里。”舍友第一時間就發現司不移的靠近,等司不移到她們的面前,三個人連忙遞出手機。

    三臺手機,款式不同,不過界面是一致的。那一片雪白梨花的主界面,正是校園論壇的界面。

    “論壇上又怎么了?”司不移隨手拿了其中一部,點開最上面標紅的頭條。一連翻了好幾頁,臉也越來越黑。

    她特么的又雙叒叕跟校草扯上關系了!

    司不移看了好幾頁,大概整理出事情發生的經過。時間,昨天晚上八點半,地點就在華大校園,目擊證人則是大晚上流連校園的各專業人才。

    司不移是個小透明,除了剛進校的時候跟校草鬧了緋聞上了論壇熱搜之外,就如同沉入水底一般不再冒泡。但是,連拖帶抱的把司不移從校外拖回來的人,可是個整日在論壇熱搜上出現的人物。

    從進入校門口開始,兩人的就被拍到了。

    校草何許人也,又帥又酷又高冷,平時跟女孩子湊近都不可能,更別說連拖帶抱拽著姑娘不撒手了。一看到這場景,無論圍觀的還是路過的,都下意識的舉起手機就拍照。

    緊接著校園論壇就淪陷了。然后大家扒了扒,愣是把已經沉底了的司不移扒了出來。

    什么剛入學校的小媳婦照,食堂大庭廣眾握手照,樹蔭下交流照……看著一堆被腦補出來的愛情故事,司不移深深的覺得,華大應該不是頂尖學霸聚集的地方,而是頂尖狗仔聚集的地方。

    狗仔隊要是有這技術,還有哪個明星的黑歷史曝不出來?

    上課鈴聲響了,司不移僵硬的將手機還給室友,僵硬的轉身,然后僵硬的挪到自己的位置,堅定的將后背交給滿教室的灼熱目光。

    拿回手機的舍友,看了一眼司不移翻到的頁面,喏喏的說了句:“那后面的還沒看啊……”

    司不移沒聽到舍友最后一句話,她坐在所有人的前面,目光集中在教授身上,腦子里卻在拼命的催眠自己。反正跟校草沒關系,時間長了,自然就好了。

    只是,下課鈴聲剛響,門外等著的人,就讓司不移的催眠打了水漂。

    剛出門,司不移就被人攔下,看清對方的打扮之后,司不移整顆心都涼了。這白襯衫黑褲子,可不就是校草平日的打扮么?

    重重的咽了口唾沫,司不移下意識的往后挪。只是還沒挪出半步,就又被校草抓住,右手吃力,手中的書自然落下,隨著書砸到地上的聲音,教室門口都安靜下來了。

    那一瞬間,司不移只想說一句話。

    那就是:大佬,求放過。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