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你好啊校草 > 第三十五章 幸運兒
    云潔的話,司不移還是很贊同的。嚴磊學長雖然女性絕緣,但是對女孩子還是挺和善的。

    “咱們系草也不是我們可以肖想的存在。”那段對話,司不移沒有聽完,離開的路上,想起云潔的話,司不移忍不住叮囑了一番。

    司不移在創業團隊中混了段日子,也聽說了一點計算機系系草的傳說,據說人家是為了童養媳守身如玉的。君子確實是個君子,但是已經是別人的君子了。

    “剛剛那聲音那好像是我們學校的校花。”司不移話音還沒落下,舍友又張口說道。

    華大的校花和校草一樣,都是校園論壇的紅人。而且,由于學校男女比例失衡,校花的知名度其實比校草還要高。

    校花是誰,司不移不太清楚。不過按照剛剛校草回應的語氣,司不移覺得,校花的目的應該沒有達到。

    “你們說,我們今天能不能看個熱鬧?”想到這里,司不移對今天的活動,開始感興趣了。

    “什么熱鬧啊?”舍友們異口同聲的問道。

    “校花表白校草啊。”司不移笑著回道:“用另一個詞語來形容的話,約莫叫道德綁架。”

    頓時,三個人看相司不移的目光,又帶上來恐懼。光棍們光棍節脫單,跟喜歡的人表白而已,怎么就叫做道德綁架了。

    這恐懼的目光,直到四人在音樂臺附近看到八個大男生的時候,才有所收斂。

    學長們今天打扮得很隆重,平日里再怎么死宅的學長,今天都一幅俊帥無比的樣子。尤其在嚴磊不在的時候,幾個人看起來順眼多了。

    “小學妹,這邊,我們給你們占了位置!”四人剛到,就聽到鄒勝的聲音,順著聲音望去,鄒勝站在音樂臺的入口處,顯然等了她們一段時間了。

    四人飛快的跟了上去,然后,跟著鄒勝找到了她們的位置。

    校花校草的號召力是無限的,更何況,這次是十所學校的校花校草。正因為號召力驚人,所以,音樂臺有限的位置,早在飯點之前,就被占領完畢。

    司不移四人落座的時候,旁邊占位置的學長,正在啃面包。

    真拼啊。雖然心里腹誹,司不移行為,卻善意滿滿。學長被噎得翻白眼的時候,司不移掏出了飲料。

    “小學妹,謝了。”學長感激的看了司不移一眼,然后一把握住司不移的手腕:“小學妹,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找脫單機會的!”

    “我謝謝你啊。”司不移嘴角抽了抽。

    光棍節活動從晚上六點半開始,六點四十分的時候,司不移就沒了興趣。雖說這是校花校草大賽,整個活動現場,連個實況轉播的屏幕都沒有。而且,在司不移這個角度,連臺上的校花校草長什么樣都看不到。

    最關鍵的是,活動進行十分鐘了,校花校草上臺除了唱歌就是跳舞。根本沒有司不移感興趣的地方。

    無聊到打哈欠的司不移,瞥了一眼旁邊激動不已的舍友,實在說不出要先撤退的話。最后無奈,干脆抱著背包打盹。

    “小學妹?小學妹?”

    “司不移?司不移!”

    司不移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結束了?可以回去了?”說完,抱著背包就起身。

    她起身的一瞬間,燈光照在她的身上。

    司不移:……

    什么情況?

    坐在司不移旁邊的云潔比司不移還激動,在司不移茫然的時候,強行將她手里的背包拽了下來,然后伸手一推,示意司不移上臺。

    “活動抽獎,抽到你了。”背包剛背拽走,剛剛喝了一瓶飲料的學長笑嘻嘻的開口了:“小學妹,要把握住機會!”

    說完,學長還煞有其事的朝司不移眨眨眼睛。

    臺上的主持人,沒有給司不移準備的時間,又一次催促。

    “什么活動抽獎?”臨走的時候,司不移小聲問了一次。然而,沒有人回答。

    直到上臺,司不移也不知道,這抽獎抽的是什么玩意。剛上臺,主持人手中給你的話筒就懟到司不移的嘴邊:“這位幸運的同學,先請自我介紹一下。”

    “司不移。”

    “哪個學校的?”

    “華大。”

    “華大,那正是巧了,這邊有一個沒有伴的校草,也是華大的呦。”主持人的聲音帶著笑意。

    司不移著時候才發現,臺上除了自己和主持人之外,還有別人,順著燈光落下的方向,司不移看到了好幾個人。

    有兩個熟人。

    舞臺左邊,站著的是華大的校草——郁從文。舞臺的右邊,同樣的位置上,站著司不移的老熟人——顧凱。

    “嗨,未來女朋友。”司不移還沒出聲,顧凱賤兮兮的聲音就飄了起來:“還以為合作結束,我就見不到你了呢~”

    顧凱的尾音微微上翹,顯然心情很不錯。

    “這不是校花校草大賽么?你怎么來了?”司不移下意識問道。

    話筒就在嘴邊,司不移這句話瞬間傳遍整個會場。引起的后果,就是一片嘩然。雖然只是學校社團組織的活動,但是受到邀請的校花校草,絕對是正兒八經的校花校草。

    顧凱別的不說,能在隔壁戲劇學院當校草,顏值肯定是有目共睹的。眼前這個上臺的幸運兒,分明跟顧凱是認識的,怎么不知道人家校草的身份?

    現場觀眾一片嘩然的時候,顧凱只能苦笑。然后也不等主持人反應過來,自顧自的走到司不移身邊,朝司不移伸手。

    手還沒伸到司不移的身上,一只手攔住了他的去路,而后,一只手拉著司不移的手腕,將她拉到了左邊。

    “她是我抽上來的。”校草將司不移拉到自己身后,一雙眼睛靜靜地盯著對面的顧凱。

    顧凱無語了,卻還想掙扎一下:“我跟她認識。”

    “我跟她也認識。”校草完全不給面子:“不信你問問她。”說完右側半步,讓出了司不移半個身子。

    “別問了,認識。”顧凱還沒問,司不移就回答了。這句話說完,被捏得生疼的左手腕終于解脫了。

    校草松手,司不移借著舞臺上的燈光,掃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腕,上面已經多了一圈紅印。得,說好不摧殘自己的右手腕,結果改摧殘左手腕了。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