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你好啊校草 > 第七十七章 舅甥關系
    郁從文面無表情,雙手抄兜,掃視周圍人群,半點沒有要找人的意思。

    “郁從文,你不去找你外甥?”兩三分鐘過去了,還沒看到校草的動靜,司不移有點著急:“你外甥身上,有沒有什么能定位的東西?”

    這年頭,走丟孩子的人越來越多,所以,不少小孩子身上都有手表電話什么的,通過這些,能夠很快找到不小心走丟的孩子。

    “有也沒用。”郁從文沉著聲音回道。

    司不移:……

    還有這么來的么?有定位的東西,為什么沒用?

    司不移懵逼了。

    直到司不移都快以為,校草不會去找侄子的時候,校草才出聲:“我們先去廣播中心。”

    現在去廣播中心,還來得及么?司不移有些懷疑。

    “你去廣播中心,我在周圍看看。”司不移覺得,兩個人分開找,應該能快一點:“我覺得,你外甥應該沒走多遠。”

    校草伸手,一下抓住司不移的手腕:“他丟了,萬一你也丟了?”

    “我有手機,真丟不了,還是你以為我跟你外甥一樣大?”

    最后,校草還是一個人去了廣播中心。

    司不移覺得吧,比起大人找孩子,廣播中心,更適合孩子找大人。畢竟這么個地方,玩野了的孩子,怎么可能去聽廣播中心的廣播。

    那孩子喜歡玩什么,司不移不太清楚,在溫和的游戲項目轉了一圈,也沒見到要找的人。

    最后,擴大范圍。

    岑州市中心的游樂場,面向的都是年紀比較小的兒童,少有幾個年紀大一點的青少年。所以,刺激的項目也沒有幾個。

    那孩子年紀不大,刺激項目就算想玩,也上不去。所以,看到過山車的時候,只隨便掃了一眼。

    掃的時候,還沒覺得怎么。掃完回想了一下,頓時汗毛都豎起來了。

    沒錯,過山車上,一群尖叫的成年人中,居然夾雜著一個小孩子。如果那衣服沒看錯的話,正是郁從文家小外甥的衣服。

    那小外甥是多大?有十歲么?怎么可以坐過山車?

    司不移湊到過山車介紹的邊上,仔細閱讀須知,最小年齡限制分明是十二歲。

    看到這里,司不移連忙給郁從文打了個電話:“我看到你外甥了,在過山車上!”

    “我也看到了。”電話那頭,是校草壓抑著怒氣的聲音。

    本來清冽的聲音,壓得極其低沉,聽上去就怒意重重。司不移握著手機,有些同情的看向過山車上的小朋友。

    過山車作為游樂場最高的三個項目之一,坐在那上面,整個游樂場都能看到。

    小朋友是被堵在過山車的出站口的。剛從過山車上下來,就被舅舅提了起來。

    然后,舅甥兩個對視了足足三十秒,敵意正猛烈呢,就被廣播打斷了。

    “梁童童小朋友,梁童童小朋友請注意,你的舅舅正在找你,請聽到廣播后,到游樂場大門處等待。”

    “再通知一遍……”

    “梁童童什么鬼!我叫梁燁!”廣播播放了兩遍,小朋友還沒聽完就炸鍋了:“你才叫童童,你全家都叫童童。”

    現在司不移終于知道,為什么校草還要讓她幫忙帶孩子了。這孩子一個人,還真的帶不住呢。

    “跟我去廣播中心。”

    “我不去,太丟人了!”小朋友十分不配合。

    “也行。”校草呵呵冷笑:“不過,找不到人的話,那廣播就會一直播。”

    小朋友瞬間慫了。

    校草的外甥找到了,接下來三個人自然又得一起行動,舅甥兩個在前面,司不移有些納悶的跟在后面。

    其實,她覺得童童這個名字還挺好聽的,為什么小朋友一聽到就要炸毛呢?

    廣播中心離過山車其實沒多遠,三個人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司不移沒進去,在外面晃蕩著。

    她不記得自己多長時間沒見過游樂園了,小時候的事情,她能記住的太少了,這兩年,為了學習忙得不像話。唯一一次休息,就是十一的爬山活動了。

    結果,爬山也沒爬成功。

    游樂場這個地方,對于她來說,已經成了埋在心底的名詞。

    現在身邊沒有郁從文,司不移一個人靠在墻邊,看著人山人海的游樂場,有些迷糊。

    “小姐姐,你也想玩過山車么?”

    回過神,司不移就看到站在自己身邊的小朋友。梁童童小朋友,站在郁從文身邊,只比人家腿長一點點,站在司不移身邊,都快有肩膀高了。

    “不想。”司不移搖頭。

    “想玩沒關系,我舅舅請客。”小朋友一把抓住司不移的手:“我們一起玩,舅舅慫,不敢上的。”

    慫?司不移第一次聽到這個字跟校草扯上關系。

    然后,下意識的往身后看去。

    身后,校草正往這邊走,按照校草的速度,以及小朋友剛剛說話的音量來看,小朋友罵的慫字,正好能落進校草的耳朵。

    司不移沒吭聲,只給了小朋友一個同情的眼神。

    不過,這次,司不移真的多慮了。因為,校草完全沒有生氣。校草走到兩人身邊,看到小朋友拉著司不移的手,目光一頓。

    “看來,你挺喜歡她的。”

    校草的聲音已經沒有之前低沉了,聽起來心情應該不算太差。

    “當然,我跟小姐姐關系最好。”之前還躲著司不移的小朋友,現在恨不得掛在司不移身上了。

    “不是姐姐。”小朋友話音剛落,校草不滿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要叫阿姨。”

    “叫姐姐挺好的。”司不移不滿了:“叫阿姨,好像把我叫老了。”

    小朋友剛被修理過,眼前最恨的就是舅舅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見到司不移跟郁從文對著干,小朋友義無反顧的站在司不移這邊:“對啊,對啊,小姐姐永遠年輕漂亮,叫阿姨多顯得老氣!”

    而后,再次補刀:“舅舅是老男人!”

    司不移忍不住笑出了聲。

    小朋友年紀不大,嘴巴可真厲害。華大校草,無數妹子爭相想要撲倒的存在,在小朋友的嘴里,居然成了個老男人。

    而且,在小朋友的角度,這確實是事實。

    司不移越笑越厲害,完全沒注意到,校草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中国福彩网100块钱充值卡